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二十九章

作者: 大小姐   更新时间: 2013-05-11 11:29:26   字数:4544字
你这么虚弱了,还有心情念诗,真是吃不消你。辰逸悲伤的心情被琉璃逗的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累了,要睡一会,带孩子找奶妈吧。琉璃合着眼睛,感觉自己越来越累,她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要出了这具躯体了一般。

好,那你一定要醒来,孩子们还没有取名字呢。辰逸咬了咬唇,尽量不让自己的抽泣声露出来。

我陪你。麒麟将孩子抱给辰逸,然后轻声说道:叫他们来。

恩。点了点头,辰逸抱着两个孩子出了房间。

你跟他说什么了?琉璃问了声,然后感觉到麒麟那滚烫的身子贴着自己的,一下子,被窝里暖了起来,不像刚才那么冰冰冷。

叫他照顾好孩子。麒麟笑了笑,第一次对琉璃说了谎,他有些紧张,看琉璃抓着自己的衣襟,于是问道:怎么?不困了吗?

恩,突然不是很困。琉璃笑了笑,然后说道,知道吗?我是一只失去线的风筝,随着风飘着,等着那根只爱我,只疼我,只惜我,只懂我的线出现,停在天空中,感觉再也飘不动了,只是没有想过,我的人生,会那么的传奇,来到这个奇怪的国家,成为奇怪的郡主,爱上了一堆奇怪的美男,最后,遇到了你,麒麟,这个只有神话故事里才有的人。

是他们神化了我。麒麟轻声笑道,然后点了点琉璃的鼻子。

恩,我~~琉璃还想说什么,却感觉人开始晕乎乎的,她抓紧麒麟的手,然后低声道:我大概困了。

那就睡会吧。麒麟笑了笑,然后低头吻了吻她的发。

恩。点了点头,琉璃倚在麒麟的怀里,慢慢的沉眠。

有些事,我们明知道是错的,也要去坚持,因为不甘心;有些人,我们明知道是爱的,也要去放弃,因为没结局;有时候,我们明知道没路了,却还在前行,因为习惯了。

夜深了,休息会吧。雅辛笑了笑,然后对独自坐在屋檐上吹笛的米亚说道。

我睡不着,你呢?米亚回头笑了笑,然后淡淡的说道。

一样,不然就不会听你这曲子听一整个晚上了。雅辛笑了笑,然后纵身一跃,在米亚的身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也跟着坐了下来。

孩子们都睡着了,我怕你这个当爹的吹一晚的笛子把他们都喊醒了。雅辛笑了笑,然后递了一罐酒给米亚,自己拿了一罐,自己先喝了起来。

怎么,你们大半夜不睡觉,还有兴致喝酒啊?星月从另一边的阁楼走过来,然后也坐在他们身边,然后笑着问道。

怎么了,喝酒都没有兴致了,那我们这几个酒鬼不是没法活了吗?雅辛笑了笑,然后递了罐酒给星月,然后笑着回道。

说的也是,真还是不能少了它,酒真是个好东西。星月笑了笑,然后拔了瓶盖喝了起来,自从琉璃失踪开始,琉璃宫里除了议政就是找琉璃,其他的时间不是看看孩子就是喝酒,也没有了其他的爱好了,这个琉璃,真是个磨人精,他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再喝了一口酒。

是啊,我喝酒的时候,就能感觉到琉璃在我面前跳舞的样子。米亚笑着说道,然后挥了挥手中的酒坛子,然后冲对面屋顶上的阎痕笑了笑。

刚才听着你的笛声入睡,感觉真好。阎痕笑了笑,然后飞跃到这边的屋顶上来,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向星月讨了酒喝。

柔和似絮,轻匀如绢的浮云,簇拥着盈盈皓月从海面冉冉上升,清辉把周围映成一轮彩色的光晕,由深而浅,若有若无。不像晚霞那么浓艳,因而更显得素雅;没有夕照那么灿烂,只给人一点淡淡的喜悦,和一点淡淡的哀愁。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又恰是到了好处,小睡也别有风味的。

这边是琉璃宫的后院,靠着山,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江南的小曲。

来,干了这些,都各自散了去吧,多休息一会,明天去灵湖,能遇见什么,谁都说不准的,不是吗?星月笑了笑,然后拿起酒坛子一饮而就尽,然后看向其他的人。

也是,不如睡一个好觉,明天能清爽点见她。阎痕笑了笑,然后说道。

听,好像有声音?正想动身的众人被米亚的声音喊住了,大家闻声望去。

宁静的夏夜月朗风清,总是能给人一种清逸娴静的感觉。明净清澈如柔水般的月色倾洒,清光流泻,意蕴宁融。月色柔和而透明,轻盈而飘逸。

琉璃轻轻的推开窗户,她喜欢借月色听这笛声来沉淀心情,虽然刚刚梦里听见了笛声跟热门的欢声笑语,但醒来却一片安静,却也舒坦,如水月色,可饮;推开窗户,任月色静静流泻在肌肤上,轻盈飘逸的韵致,清新蕴涵的情调自然流淌在心际。月华如练,心情在月色中变的清朗而柔软,恍然间生命中的种种感动和美丽灵动浮若。

清绝的月色吸引着她,琉璃还是没有管住自己,于是披衣出门,踏着如水的月色,缓步走入这后花园里,恩,还是自己家舒服。感慨的笑了笑,然后顺手折了根树枝,本来是明天给大家惊喜的,希望这个时候在这偏僻的后院子里,不会惊醒谁。

栀子花沐浴在月光下,寒凝带露,如一帘清远的幽梦。竹影随韵轻舞,如水月色轻轻穿过,回映着明月的清辉。万物都在月色中丰盈灵动起来。俗世的喧嚣与浮躁,犹豫与彷徨都消融在这如水月色中。顿然心悟,豁然开朗。

深蓝色的天空里悬着无数半明半昧的星。影子在动,星星也在动,它们是这样低,真是摇摇欲坠呢!渐渐地让人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模糊了,好像看见无数萤火虫在自己的周围飞舞。

这样的夜是柔和的,是静寂的,是梦幻的。抬头望着那许多认识的星,就仿佛看见它们在对自己眨巴着眼睛,然后就感觉能仿佛听见它们在小声说话。

这个时候总是能让人忘记了一切,在星的怀抱中开始微笑着,沉睡着,就好像睡在温暖的怀里了。

真的是琉璃,她居然~~~星月激动的就要跳下去,却被米亚大手拉住。

小声点,我们还没有弄清楚为什么辰回来的消息说琉璃产后大出血死去的事实,一切要小心才是。阎痕冷静的分析道,然后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说的对,我也这么想。米亚点了点头,然后拉了众人隐到树后头去。

好像有声音。琉璃不解的回过头,她现在没有法力也没有内力,真的是一个普通人了,所以能听到的声音,该是一般人都能听的到才对,她疑惑的回头看了看,却是什么人都没有,她吓了一跳,不会吧,难道这豪华的琉璃宫里也会闹鬼不成?

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麒麟笑了笑,然后快步跟上琉璃,并拿了件厚外套给琉璃披上。

睡梦中好像听见有人在说话,又听到笛子声,所以就醒了。琉璃笑了笑,然后习惯性的将手放进麒麟那温暖的大手里头。

是有人。麒麟笑了笑,然后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身后的屋檐。

是吗?我还以为是我幻听呢?琉璃笑了笑,也回头看向那屋檐,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呵呵,没有关系,也不是外人,你想去哪,我陪你去看看吧,反正都醒了。麒麟笑了笑,然后回过头来,拉着琉璃的手,说道。

我想去河塘边看看,好久没有回到这里了。琉璃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好,那我们走吧。麒麟笑了笑,然后将琉璃拉进怀里,向河塘走去。

他们看到我们了吗?星月小声的问道,然后把自己的身子努力的向柱子后收了收。

难说,那个金发男子看起来就是个练家子,他出来的时候,我一点都感觉不到,怕是个高手中的高手啊。米亚皱了皱眉头,如果真的是琉璃,那么这个男人到底是谁,那双眼睛就像是夜灯一样的明亮,而那张脸,他从来未曾见过,如果王主知道这样的高手,一定会收给琉璃,却没有,看来王主也不知道他的存在,那么,他到底是谁?

你们四个,晚上就不能好好睡一觉吗?非要这么闹腾做什么?辰逸拉开了门,然后闲闲的靠在门框上,碰了杯茶,笑道。

你居然也回来了!!!雅辛一愣,然后跳下地面,在辰逸的肩上锤了一记。

自然,是璃儿说要给你们惊喜的,我自然不能不依了她。辰逸笑了笑,然后喝了口热茶。

真的是她,那你怎么来信说她已经~~阎痕激动的问道,并将那小字条拿了出来。

是真的,她已经没有呼吸了,麒麟要求送她回灵湖,我答应了。辰逸笑了笑,然后看着那小小的字条,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

琉璃浑身冰冷的躺在麒麟的怀里,他伸手去探她的鼻息,已经没有了,再去拿她的脉搏,也停了,那个时候的他,心就像被送入了冰窖中一样。

她死了。麒麟抬起头,然后轻声的说道,仿佛怕吵醒她。

要通知琉璃宫的人吗?他问道,已经没有了主见。

恩,通知吧。麒麟依旧抱着琉璃,然后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又道:我要带她去灵湖,你也一起去吧。

好。点了点头,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麻木的出了房间。

那然后呢?米亚沉默了会,然后轻声问道。

然后。辰逸笑了笑,看着他们急切的眼神,然后回忆起来:

灵湖就像一片世外的桃源,真的很美,没有别人,只有他们三个人,麒麟抱着琉璃在前面走着,他抱着两个孩子在后面跟着。

前头有个山洞,是我每天修炼的地方,右边有个小木屋,我们每天换着照顾她。走到山洞外头,麒麟突然回头说道。

好,只是天气很冷,孩子们又饿了,我去找些柴火来热了这牛奶,然后喂了孩子们先。他点了点头,然后跟着麒麟像小木屋走去。

你们总算回来了。那是师傅的声音,他呆了呆,然后看见从小木屋里走出来的师傅跟璃儿的母王殿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来了,看来生命之轮有救了?麒麟先是愣了愣,然后激动的问道。

是啊,天无绝人之路,我这老骨头到了这把年纪还能有点用途,倒也值得了。老爷爷仍是笑着,只是身体明显大不如前了。

师傅,您这是?辰逸走到师傅身边,已经感觉不到他老人家那强劲的内力了。

是我的孙儿吗?王主笑着,然后走到辰逸身边,抱起其中一个来,然后笑着问道。

是我跟琉璃的孩子。麒麟笑了笑,然后说道。

你的孩子?王主一愣,呆呆的看向琉璃,然后哑声道:原来你等了数千年,只是为了一个她。

是啊,我命中唯一的一个女人,我等了她千年。麒麟笑了笑,然后走进了小木屋,将琉璃放在床塌上,转过身看向王主,你最好能找个奶妈来,琉璃她已经没有呼吸了。

我知道,我看着生命之轮停了的。王主点了点头,然后吩咐了人,把两个孩子抱了下去。

我们已经尽力了,接下来的,就看你们的了。老爷爷也笑了笑,然后跟着王主离开。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辰逸专心的照顾好琉璃,而麒麟把自己关在那山洞里,就没有再出来过了,偶尔王主会带了孩子来看看他们。

最后呢?星月好奇的问道

最后。辰逸笑了笑,然后抿了口茶道:很神奇的,琉璃突然一天早上醒来,然后麒麟也从那山洞里出来,我给琉璃看过了,她只是法力全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女人了。

故事讲完了,你们还不困吗?身后有个声音响起,众人回过头,看见琉璃那安静平和的小脸。

琉璃~~你边上这个男人是谁?星月小小吃味,有了他们还不够吗?

他?琉璃看向麒麟,后者冲她笑了笑,她也笑了,轻声道:你们都认识他才对。

认识?米亚看向麒麟,突然发现他的那双眼睛,然后惊叹道:你就是麒麟?

对。麒麟笑了笑,然后将琉璃搂进怀里。

夜色,真美丽啊,满月好美,不是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