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四十一章

作者: 羽莛矽   更新时间: 2013-08-27 10:02:50   字数:6315字
“不准……碰她。”远处,即墨妖试图努力撑起身子,以失败告终。”活不了多久的你,还是顾好自己吧。”衍天吟的笑容宣誓着我的左耳再次成了‘碟中餐’。倒吸了口气,这回我真的该等待受刑了吧。”很好,这个表情。不枉本王陪你做了一场戏。”用匕首轻拍着我的脸,衍天吟佯装无奈的摇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冷逆的死吗?”他、他在说什么?我的心在虚幻间已被他捅了一刀。”廖赤儿,可是本王的人。”一个阳光般的笑容,衍天吟揭示那些尘封已久的东西,”他可是和冷逆从小一起长大的,也亏冷逆以为廖赤儿还是原来的他。能被他出卖也好。你说是吗?”

“住……口。”我泪是再止也止不住了。”颛顼、慕容……以及武林,本王一个、一个会都要了。”衍天吟沉了脸气息变得与鬼魅同,”天底下没有本王不想要的东西。凡是利本王的,本王都要!包括即墨氏的两颗心脏!本王一颗也不会拱手相让给颛顼、慕容或是其他人。”他、他简直就是疯子!我不可思议的盯着他望。”冷逆是笃灵最得意的手下。”衍天吟的话峰回路转之际暗示了他一手的操控。

“不可原谅。”“你说什么?大声点,本王听不见蚊子声。”衍天吟嘲讽道。”我说不可原谅!”我崩塌的哭了更加凶,那是由于我什么也做不了。”不可原谅?”衍天吟狐疑了下道,”那么献上你左耳上的心脏,让本王更加不可原谅。”话毕,他又一次将匕首对准我左耳切了下去。”不!”我的耳后传来了即墨妖的吼叫。

划伤了眼角的泪,让我复杂的哭着。”你、你果然还是阴魂不散。”衍天吟恨恨道。‘……’透明之人怒视着他,却转身一记掌轰将即墨妖的身子炸得粉碎!”?”我不懂的接受眼前的一切。”哼,宁可炸了他也不让本王得到好处,即墨攸你还真是什么也做得出来。”衍天吟发愁的看了眼顺变成黑色粉末的腥味之物。‘……’微微闭上了双眸,透明之人消失了。

‘雨打湿了眼眶,年年倚井盼归堂;最怕不觉泪已拆两行。’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东瓶西镜放,恨不能遗忘。’

‘记住……夜晚,请听我一人吟唱’

“都是你!”一下暴怒,衍天吟的掌风把我劈到墙角。由于根本还是被点着穴道,我只能喘气连缓冲的机会都没。”慕容明说的一点都没错。果然都是你的问题!”言毕,衍天吟忽感到什么不对劲拧紧了眉头。事实上,不仅是他连我也觉得有所不对。因为记忆中慕容明根本没有说过那句话不是吗?

“死女人。”这回,衍天吟直接将匕首以正方嵌入我的左肩上。一个回甩,他又将勾线绕上我的脖子,自己也持着勾线的尾端。活活的……狗圈。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而脖颈的血已经合理的泛滥了。他想弄死我?我不明的望着他,想要猜测他下一步会作何。

‘叮’,勾线与匕首衔接处被白色的缎带抽断。”幸好还来得及。”踏着轻功而来的人成了我生的希望。一个白色缎带的回绕,将我从衍天吟身边解救到他的怀里。”赫连,幸好我赶上了是不?”微微一笑,颛顼峰祺抚平了我畏伤的心灵。然,这个颛顼峰祺显然是年长的那个。

目光灼热的凝视我的伤口,一同踏轻功而至的人眉头越来越紧。”靳凝,一会让你动手,我还有话和衍王爷说。”轻放下了我,颛顼峰祺解了我的穴道,又以单手抵了想要前进的靳凝。

“为什么只有你们两个人?”衍天吟不满着四处张望着。”衍王爷你想要多少人呢?”颛顼峰祺始终在笑。”哼。”似乎是算错了什么,衍天吟只是单哼了下。”她我就交给你了。”颛顼峰祺先对靳凝笑了笑,又对我说道,”靳凝在的话,你暂时会没事的。”暂时?

“衍天吟,你处处算计你的霸业,怎么就不会算到天下有贪心的人?”颛顼峰祺此言一出让衍天吟脸色甚是难看。”你向慕容、颛顼两国以及武林发出即墨氏心脏在这里的消息,就应该想到今天来这里的人多不甚数!”颛顼峰祺一改温柔忽然变得认真起来,”你想要天下之争,你想要渔翁得利……你想要的怎么不算个彻底?”一句句含着小刺的话语,让衍天吟的脸色越来越黑。

“混账!轮不到你教训本王。”衍天吟将勾线扔去一边,将佩剑提出了剑鞘。”就凭你还不够接受我一招,弃天帝的话倒是还有的可打。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我颛顼峰祺只是不屑与你纠缠。”言后,颛顼峰祺将白色的缎带直掷衍天吟那个方向。

‘哐’白色的缎带被一条若影若现的黑色缎带稳稳截住!”弃天帝,你还真是衍天吟的走狗。”颛顼峰祺恨恨道。”得人恩果,替人消灾。”弃天帝面无表情道,”颛顼,今日的你情绪很不平。”

不平?我有点踌躇的望着远处的颛顼峰祺。只是他与弃天帝的火拼速度太快,我无法能从他身上捕捉到异样的存在。”赫连,不要动,你再动的话伤口又要……”耳边,靳凝声音打破我的发呆状。”小凝凝……你说,我的脖子有的……救吗?”我很清楚,眼下我的脖颈伤口不仅是一处,早在先前因勾线扭动已经划了很多口子……”没有接下我的话,靳凝静静的扶我。

‘轰’……‘啪’……簇拥而出的人群,让弃天帝他们的战斗缓停了下来。”衍天吟你想独吞即墨氏的心脏吗?”某个不明路人甲道。”得即墨氏心脏者武功大增。”另一个不明路人乙道。于是,整个房子就被这些蔬菜冬瓜吵个不停。

“呵呵,你的算计还真是烂。”悠然的依靠墙边,笃灵笑脸盈盈道,”只有这些蠢人才会在没见到你前争个你死我活。”片刻的无语,是不是暗示衍天吟的算计早已被笃灵阻拦了?”你做的?”衍天吟嘲讽的问道。”是。”笃灵答。”你完全可以独自撇开他们找我。”“那样没意义。况且衍天吟你还欠我一个手下。”笃灵阴沉了脸。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冷逆的事!

“笃掌门不要和他废话了,我们一起上逼他交出即墨氏的心脏。”路人甲道。”是啊,耗下去也没用的。”路人丁道。”急什么?落迷梦、倏凝派、颛顼、慕容还没来。”笃灵朝着衍天吟冷笑着。”可是……”“笃掌门……”一时之间,所有人又开始动摇起来。

“滚……全部给我滚!”一阵低吼,靳凝抱紧了我抽出他的蛭契。”靳凝?”颛顼峰祺看了看他又望了望他怀里的我,”段缌筱……”是的,如他们看到的,也如我想到的。我已经……不行了。

“你们不是想知道即墨氏的心脏在哪?”衍天吟阴阴地笑了起来,”就在她身上。”一个标准的众矢之的,因衍天吟的指向让我转变而成。”原来在这个女人身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既然知道了就可以了。”“交出来。”“交不出来就杀了你,交出来我们可以饶你不死。”“如何?”“如何?”纷纷碎碎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好吵他们能不能别这么烦?我厌烦的皱了皱眉头。

“滚?没听懂?”靳凝斜掷出他的蛭契。那些虾兵蟹将理所当然被一击倒地,甚有吐血而亡的。只是不知是靳凝如今的功力大增缘故,还是因为他们实在不堪一击。”没时间了。”颛顼峰祺将按住我脖颈伤口的手抽了回去,”夙沙,你不会想眼睁睁看着她去死吧?”夙沙?我的脑海里转了点东西,又停回了原位。

“全部上啊。”甲乙丙又狂吼一记,奋勇而上。显然也就凭他们是做不了什么的,这正是靳凝的蛭契警告他们的。”滚,还是没听懂?”靳凝的忍耐可说已经到了极限,下一步就不仅是取他们性命这么简单了吧。

‘啪’一记抽划,颛顼峰祺的白色缎带竟将眼前的空气也切开了!确切来说,连同那个位置的空气,整个空间被白色的缎带活活切断了。被切断的空间仿佛像蚕茧一般,一点点的褪去了原本的面貌。忽明忽暗的对面,能大约见到一个人影的存在。

空间的蜕变停了下来,周围奇迹般的只剩了原先的我们,除去了笃灵和那些蔬菜冬瓜……”人影缓步走前,让我看清了他就是夙沙。”怎么会伤成这样?”夙沙的缓步变成了箭步,一把推开了颛顼峰祺抱住了我。”问你!”颛顼峰祺咬牙道,”你在水镜里看的不是很清楚吗?”“颛顼峰祺,你该知道维持一个空间的存在,需要我不断的支持着‘粒’。”夙沙的话让颛顼峰祺的脸色有了缓和。

“邪魔夙沙?”衍天吟的双眸中有所动荡。”段缌筱呢?”“不在。”夙沙的回答显然让颛顼峰祺又被激怒。”不在?你有脸说不在?”颛顼峰祺的怒火一触即发,”当初你究竟对段缌筱做了什么也只有你和他知道。你将赫连的记忆次次抽空,你创了新的空间出现,输了新的记忆给她。你难道就不会考虑后果?”颛顼峰祺的话字字如锥。

此刻,对我这个临死者来说……”呵呵……”我勉强的自嘲了次。”你在笑什么?赫连?”颛顼峰祺莫名着。莫名?他为何莫名?他不是很聪明吗?”你们竟然无视本王。”衍天吟见无人理会他怒了。”本王?”夙沙双眸冰焰燃放,”在我眼中你什么东西也不是。”“你!”衍天吟勃然大怒欲前攻击。‘嗖’、‘啪’夙沙未有动手,蓝色的束灵已早一步嵌穿了衍天吟的心脏部位!

‘嗖’,蓝色束灵自动抽绕回了夙沙身边。‘啪嗒’、‘啪嗒’鲜血不断从衍天吟的伤口溢了出来。”碍事。”夙沙冷言道。”弃天帝,还不快给本王杀了他们?”衍天吟捂住伤口道……”无言,孤星穿过已是穿了的心脏部位。”你?”瞪大了双眼衍天吟难以置信的望着弃天帝。”该报的恩已经报给你了。”弃天帝刚扔下了这句话,衍天吟就暴毙了。

若有所思的愣视了弃天帝片刻,夙沙的蓝色束灵开始不安分的舞动起来。”段缌筱不在,只能这样做。”正说着,夙沙的束灵就主动高高扬起,笔直嵌刺入了夙沙的左手腕脉!而与此同时束灵的另一端也衔接着我的左手腕脉。鲜红略微灼烫的液体由着束灵作为媒介,一点一点游向我的左手腕脉里。我知道,那是夙沙将他的血输向我。

……

“你还真不怕你们两个人的血液有冲突?”颛顼峰祺惊讶的望着速度好起来的我。”冲突?我与她是和关系?”夙沙对着我倾城一笑。我被弄得不自觉得左右转圈。真是太神奇了,真不知道夙沙的血什么构造的,轻而易举的将我伤温和了。就连伤口都没有了!

“别转了赫连,我看着头晕。”夙沙笑着将我从后逮入他的怀里。”你!给我升仙。”一记左勾拳,我直接打向了他。”别动。”稳稳接住左勾拳,他摸了摸我的头发。”干嘛?”我对他不太有好印象。”颛顼峰祺,麻烦你把他带回去。”夙沙扫了眼靳凝道。”为何我要听你的?”颛顼峰祺很不爽。”你们不走,那我们走。”言毕,夙沙瞬间带我移动到了陌生地方。”?”我不太友好的看着他,看着一直以来我不了解的人。”和我回忋斯。”夙沙淡言道。

“回忋斯?”我警惕的推开了他,小步挪动向后。”是的,从一开始就是我太纵容你了。”夙沙看起来有点怒意。”纵容?你纵容我了什么?”这人怎么说话从来不搭边?我等待着他的回答。”纵容你待在这个时代受罪,纵容你去结识那些废物,纵容你去伤害自己,甚至……纵容你……去爱别人。”越说越小声,越说越无助,这是他传达给我的。

“你……你究竟想说什么?”面对他的话,我感觉到莫名的心痛。”这里很美吧。”叹了口气,他将话题转移了。”这里是哪里?”我望着犹如仙境的四周,却也不免有所警惕。”这里是我的家,只是暂时的家。我要带你回忋斯,不论你是否愿意。”夙沙走前,我就反射性的退后。

见状,夙沙便不再前进。”给你看一样东西。”言毕,夙沙打开手掌,一道小型的瀑布隔空立于他的掌心。”这个是?”我惊于此。”水镜,我利用魔法窥视你的东西。”夙沙轻描淡写道,”分分秒秒、日日月月、年年……甚至是一生一世,来生来世。我都愿意望着你,只愿望着你一个人。”轻盈的话夹带了夙沙的思念?我不禁被触动了。

“你以为落迷梦是值得你在乎的,可到头来呢?还不是落得一次次的被抛弃?你以为你相信的米维渊是相信你的,可到头来呢?还不是落得一次次的被欺骗?你以为你聪明的去当笃山的卧底,可到头来呢?还不是落得一次次的被当棋子?”夙沙怒道。而我则愣愣地凝视着他。”不要紧,真的不要紧,因为有我在。谁都没有资格伤你,无论他是谁!第一次,我亲自去灭了落迷梦整个门派,但仍有留下你所在乎的人。因为我知道若斩草除根,你会恨我。”一语道破,夙沙说的也是我会做的。若他真的去杀了米维渊他们,我会恨他!

“你现在的表情证明了我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夙沙欣慰的笑了笑,”不过……冷逆的死亡我可是袖手旁观。”“你!”我的心被活活揪了。究竟,他究竟想要表达什么?”天底下的一切都没有你重要,一个路人的死亡对我来说无必要去解救,我不是圣者。”夙沙说他不是圣者……想到这里我竟不自觉得笑了。”你每一回的这种微笑都好似在我的心上插了把刀。我是那样子的爱你。”夙沙的双眸微闭后缓睁。”这样对我,你只是出于我是你。”我向他说道。”错了,你真的错了。对我来说,就算让你亲手杀了我,我也愿意。我爱的从未是你,我爱的是你的灵魂。并不是作为另一个我的灵魂,是作为你存在的灵魂。”淡然地解释,夙沙显得有些无力。

“爱……我的灵魂?”“是的,只爱你的灵魂。无论时隔多少个春秋,多少个来世。”夙沙悠然地微微一笑,”天底下的人真的不配让你伤心,不配让你爱。段缌筱也好、即墨攸也好。任凭他们多么爱你,都不会及我的万分之一。”邪肆地笑了笑,夙沙难得的诡异起来。”凡是伤到你的人,我会让他们不得好死。呵呵……那本来就是他们该付出的代价。你知道吗?现在的这个时代此刻已是尸横遍野,能活的人有几个呢?”“你什么意思?”“意思?意思就是这个时代只有我和你现在在的地方没有战争。”夙沙疼惜的摸了摸我的脸道。

‘啪’我打去他的手恨恨看着他。下一刻,我快步冲向门口。”你想走怎么不问问我让不让你走?”夙沙一个瞬移挡住了我的去路。”明明是好好想和你聊聊,为何你要逼我这样对你?”一个点穴,我被他成功镇下。”那么你说!”我磨牙。”和我回忋斯。”“不!”“回去!”“不回去!”这回,他以一个吻堵住了我的口。”唔……”这个变态,到底想干嘛?不是他自己说我就是他,他现在还来自己和自己亲。

“肯安静了?”瞧着我一脸红涩,夙沙满意的放弃了惩罚。”混蛋。”如果我现在能动,我就用马上冲去漱口!”鹤翼不落欠,吾心固磐石。心技渡黄河,剑意断水流。命已达离宫,唯名别纳天。同存似鹤翼,两雄俱命别。熟悉吗?”夙沙狡猾的想要捕捉我的第一反应。”这几句……”“现在的你应该想起来了吧,是那个叫靳凝的人最喜欢的几句。”

我的脑海似乎跳跃了什么,并且越发的清晰。是的,我记起来了……靳凝和我辞行之际,我一共给了他三个耳光。我和他说‘不许喜欢我,若你执意跟着我,我就死给你看。’就死给他看……想到这儿,连我自己都全身发抖了。”只要是你做的,只要是该他们付出代价的,我就会去亲、自……行事。”夙沙的最后一句是一个字一顿的,语气的冰冷配合让人感到冰刺入骨。

半响,夙沙不再说话。而是盯着我左耳的耳钉——即墨攸的心脏。”你想做什么?”一丝不安感很快渲染着我每一个细胞。”你知道吗?这颗心脏早就成灰了。”夙沙认真的说。”成灰?”“看来你还是不愿自己去面对事实。”言毕,夙沙摇了摇头。也就在这个时刻,原本在我左耳之上的心脏挥发成了灰烬!

“你一定很奇怪为何会这样吧。”夙沙心疼的望着我,”因为即墨攸的心脏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一切都是你的遐想。”一切都是……我的遐想?”包括即墨攸的吟唱声,包括透明体的他炸了即墨妖的身体。”夙沙不忍的想要藏匿什么,”所有都是你自己做的。”“!”我瞪大了双眼瞪视他。”和我回去,和我回忋斯,和我在一起。我爱你……”天籁的魔音正是夙沙传递的。

究竟赫连是否和夙沙回去?究竟夙沙所谓的忋斯是什么地方?究竟夙沙口中的时代战争是否能吞噬所有?究竟段缌筱曾经和夙沙互换了什么?究竟两个颛顼峰祺谁是真谁是假?究竟……

而夙沙说过,”我只爱赫连,天下一切都不配伤害她,任何人都不配爱她。因为我……爱她,我爱的是她的灵魂。我爱着她……为了她任何事情我都愿意。杀人、毁灭、颠覆……只要对她有利的,我都会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