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三十六章

作者: 高一阳   更新时间: 2013-08-27 11:12:34   字数:9997字
他刚冲进去没多久,空中的六个术士就赶到了。

炎炽望着下面面积并没有多大的树林,又望了一眼西面不远处的连云山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个家伙倒是很聪明,居然想逃入连云山脉。若真给他逃进去了,说不定还真追丢了让他给溜了。不过他的命数也就到此为止了,这片小树林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他身后的五个人都应和道:“少爷说的是,据打听来的消息,这个叫龙华的人应该是一个野路子出来的初级术士,所会的也仅仅是控制匕首飞斩刺击,不足为虑。如此本领低下之人何须少爷亲自出手?我等随便一人便足以将其生擒活捉!”

炎炽闻言哈哈一笑:“火烈,就数你最会说话,这样,你带两个人去林子那头,咱们一齐往林子里找,看谁先找到并且斩杀这个叫龙华的小子,至于生擒活捉就不必了,这等人死活有何分别?”

火烈双手抱拳:“是,少爷,火烈这便先去了。”说完他带了两个人朝林子另一边飞去。

炎炽等了一会儿,远远听到火烈高喊一声:“少爷,我已经到林边了,这边没什么情况。”

他这才也喊了一句:“好,那我们就一起搜,看谁先抓住这条杂鱼。”

说完他就降了下来,在森林的树头开始搜索起来,他身后的两个人则分散在左右两边各有三十丈左右的距离,如此一来六个人覆盖面积还大一些。按照方才双方的速度来看,龙华是逃不出这么大的覆盖范围的。

不过炎炽怎么也想不到的是,龙华并未深入树林,而是就躲在树林边缘准备埋伏他们,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六个人自小树林两边的六个方位开始向里搜寻,而不远处的龙华将第一个目标放在了带头之人左边那个人身上。

由于这六个人都飞在空中,龙华根本无法近身,唯一的办法就是靠背上的强弓了。匕首飞斩虽然也可以,但是其速度比之强弓劲箭却是差远了。

龙华悄悄将背上强攻取下,抽出一支铁箭搭在弦上,慢慢地弓拉满月瞄向炎炽左边那个人。

当炎炽及另外两人越过了龙华所藏身的树荫背朝他的时候,龙华双眼一亮松手一箭射出!

嗖!噗!

那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龙华一箭从后脑勺射入头颅之中,劲箭穿透颅骨,箭头直接从前额冒了出来!

如此偷袭之下人自然死得不能再死了,尸体从半空掉落下去,扑通一声掉在地上。

寂静的夜空,这突如其来忽然响起利箭破空声、射穿头颅的声音是那么刺耳,炎炽等人自然听得一清二楚,等他们循声望去的时候,只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坠落树梢掉在地上。

炎炽作为炎家未来家主有力的候选人之一,反应极其敏锐,他马上根据方才利箭破空时的崩弦声确定了龙华的位置,还未照面便有一个手下被人偷袭致死,这让他异常恼火,右手一挥一团火苗直奔龙华原本的位置冲去。

不过龙华在射完箭之后就下了树梢,虽然相隔时间极短却也正好躲开被火烧的局面,但是他的身影也在火光下暴露出来。

“很好,你这条杂鱼,敢杀我的手下,我要把你活活点天灯!”炎炽说着双手一圈,那树梢的火光从中一分化作两条火蛇直奔龙华而去。

龙华大惊失色,在火蛇临体的一刹那他一滚地险险避了开去,可是他刚起身还未站稳,那两条火蛇已经再次绕了回来。

无奈之下他长枪横扫,虽然劲风之下扫得火苗一晃,但是依然难以改变火蛇的方向。

别无他法之下,他只得寄望于自己的灵觉将之释放出去在身表环绕一圈。

随后就见那火蛇呼一下扑到龙华身上,在其身周燃烧起来。

炎炽见状哈哈一笑:“杂鱼就是杂鱼,看我烧不死你!”

可是很快他的脸色就变了,那火光之中并无任何惨叫声响起!

龙华此刻也是吓了一头冷汗,还好灵觉真的管用,将火蛇隔了开来没有烧着自己。

炎炽手一挥,两条火蛇合二为一落在旁边一颗树上,很快将这棵树点燃了,而他则趁机打量起龙华来,见龙华右手持长枪,左手握弓,混身上下却一点火烧的痕迹都没有,他顿时眉头一皱,难道他达到了凡人武者内气外放的境界,以内气阻隔了我的灵火?

此时另外四人也飞了过来,将龙华包围在正中间,龙华身旁不远处是烧得越来越旺的火堆。

见四个手下也赶了过来,炎炽心中感觉有些落面子了,堂堂炎家少爷对付一个野路子出身的低级术士,居然一次攻击扑空,第二次虽然击中对方却并未造成任何伤害。

那火烈很有眼色,见到炎炽的神色马上猜中他的心思,赶忙开口道:“小子,想不到我家少爷的灵火居然没烧死你,看来你身上是有什么辟火的宝物了,给我家少爷交出来,说不定少爷一高兴就放你一条生路!”

这个时候龙华心里开始盘算对策,对方有五个人而且都会飞,自己想逃走是不可能了,唯有正面杀出一条血路,彻底震慑住他们,自己才有生还的可能!

方才以强弓偷袭才杀死一个,可是从几人的反应速度看,自己怕是没有第二次开弓的机会了,唯今能依靠的怕只有自己的灵觉跟乙木雷珠了。而灵觉操控匕首恐怕也指望不上了,相对于对方控火之术而言,自己操控匕首不过是雕虫小技,真正的杀招只怕还要放在那灵觉破心之上了。

这个时候那火烈正好让龙华献宝,龙华正发愁怎么将乙木雷珠取出来,闻言心中一动,脸上装出欣喜、犹豫、担心的样子,并且小心翼翼地开口问火烈:“你说的都是真的?只要我给你们宝物你们就放我一条生路?”

火烈这么说原本也只是想给少爷找个台阶下,他可不认为一个野路子出身的低级术士会有什么宝物,那炎炽心中也明白火烈的用意,两人是一样的想法。

可是龙华这么一说,加上他的表情、语气,顿时让炎炽跟火烈心中都是一动,难道这个家伙还真有宝物?

炎炽故作不屑地道:“你能有什么宝物入得本少爷法眼?若你真有宝物奉上并且让我满意的话,放你一条生路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平安镇的人也没给少爷什么好处,只是少爷闲得无聊出来管管闲事而已。”

话虽如此说,但是他心中还真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毕竟刚才自己的灵火的确没有烧着他,而看他的年纪这么年轻,再怎么苦练内功也达不到内气外放的火候。

龙华马上装出松了一口气高兴万分的样子:“要不是你们追得紧,这宝物还真舍不得给你们。”

说着他将长枪跟强弓放在地上,并慢慢将背上的包裹拿了下来,伸手将乙木雷珠从中取了出来。

“天呐,这是上品的雷珠,可以自动恢复灵力无限使用!”半空中炎炽的一个手下惊讶之下忍不住开口说了出来。

炎炽跟火烈却是暗骂这个白痴多嘴,而龙华看到几人神色激动却是心中一惊:这乙木雷珠居然有这么大来头?能让这几个术士如此神色激动显然非是一般之物,可木家寨何以能够拥有并使用呢?难道木家寨还有什么秘密不成?如此一来这乙木雷珠可不能有半分闪失!

炎炽这个时候见龙华放下武器不再抵抗,生怕他反悔,也顾不得耍心眼了:“好,这个宝物的确让本少爷心动了,此物你从何处得来?若是能带本少爷前去你得到宝物之地,本少爷不但放你一条生路,而且还让你从此一步登天成为一个高高在上的强大术士。”

他这番话倒是实话。上品雷珠固然罕见,但是也只是一些强大的术士防身宝物之一,但凡有上品雷珠之人身边一定不缺少其他宝物。他既然能得到一颗乙木雷珠,肯定是偶然进过某个洞府或者墓地之类,若是自己能得到其他宝物,将他带回去做个家奴也无所谓。

龙华哪里知道什么宝物之地,不过他却装作一脸高兴的样子道:“真的吗?那太好了,其实这个地方离这里并不远,就在那个方向。”说着他左手向西南方向一指。

炎炽等人信以为真,下意识地回头朝西南方向看去。

而龙华在说话的时候已经将一股五行之气输入乙木雷珠之中,当左手指出之后在炎炽等人转头的瞬间,五道雷光突然破空而出直奔五人头顶劈下,其中一道极其粗壮,一道比之略细了一些,而另外三道则是比这两道细了不少。

最粗壮那道劈向炎炽而去,那道略细的则劈向了火烈的头顶,另外三道自然是落向另外三人头上。

炎炽作为炎家未来家主的候选人之一,自然实力强大反应极快,转头的刹那忽然一阵心悸地感觉从头顶传来,他第一反应就是催动护身宝物,随后朝头顶看去。

火烈反应就慢了一些,而且并无护身宝物,只是下意识地调动灵力防备,并且抬头看去。

另外三人却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在往西南方向看去。

五个人都没亲眼看到龙华放下兵器放弃了抵抗,都没想过会寻机逆袭,毕竟以五对一,而且是五个修炼已久的术士对一个野路子出身的初级术士,反抗也不过是自寻死路而已。

说起来长,实则是刹那间的事情,炎炽等五人转头的时候,龙华放出五道粗细不一的闪电,跟着炎炽身上冒出一团火红色宝光,而他抬头望向天空,随他之后是火烈浑身一红,身周空气也是一震,他也抬头望天。

几乎在两人抬头的同时,最粗的两道雷电劈在了两人身上,而另外三道雷电也劈在了那三个还未反应过来的人身上。

噗,五人几乎同时喷出一口鲜血,三个反应不及的人丝毫防备也没有,伤势最重直接被打落地面。

炎炽跟火烈的伤势略轻些,两人伤势差不多,虽然炎炽挨的雷电最粗壮,但是他有护身宝物抵消了不少力道;火烈仓促调动灵力护身,防护不及炎炽,好在他挨的那道雷电威力低。

此时龙华一见战果略有些失望,同时对术士的实力更高看一层,换做之前在连云山脉兽群围攻、山贼围攻的时候,乙木雷珠的杀伤力可是异常惊人的,然而现在也不过将五人击伤而已。

这时候炎炽跟火烈两人遭到雷击已经反应过来了,双双看向龙华,都是一脸杀意!

炎炽手一挥,周围的火猛地缩成一团直奔龙华而去,几乎与此同时火烈双手一握拳冲着龙华轰出两道红光。

炎炽在周围的火快烧到龙华的时候,手掐诀要一变,熊熊火势猛地缩成核桃大一点,随后轰一下爆了开来。

龙华在火快烧到的时候已经将灵觉布在周身,可是不曾想火炽手段突然一变,大火浓缩一点爆炸开来,直接撕开了那薄薄一层灵觉,轰在了龙华身上。

几乎与此同时,火烈双拳轰出的两道红光也击中龙华,两相合力之下直接将他轰飞出去,强烈的爆炸将周围的树木也全部烧着了。

龙华灵觉防护被爆炸撕裂,身体又遭受两人的重击,此时不但头疼欲裂,浑身上下也仿佛自高空摔落地面一样几乎散了,五脏六腑剧痛不已。

炎炽跟火烈见他并未被击杀,两人几乎同时前冲飞来,欲要将龙华彻底轰杀。

龙华双眼朦胧地看到两人冲来,心中自然知晓两人是要斩草除根,他也不甘坐以待毙,强忍剧痛释放出灵觉涌向两人的心脏。

炎炽跟火烈两人几乎同时来到龙华上空,两人手一挥正准备一鼓作气将其击杀,猛然间感到自己心脏一阵剧痛传来,跟着浑身一阵乏力摔落地面。

“我的心脏!”炎炽惊恐万分地一声大叫立起身来,随后双眼一空浑身没了支撑倒地身亡。

那火烈实力远不如他,摔落地面之时便已死去。

远处另外三个人见状大吃一惊,根本不敢多停留转身就跑。

而在不远处的阴影中,一个身影也慢慢地撤离了这里。

此时的龙华感到自己也快支撑不住了,可是现在他可不敢晕过去,强自拖着重伤的身躯来到炎炽及火烈两人的尸体之前,将两人腰间的储物袋取下,随后取回藤木点钢枪、强弓,硬撑着朝连云山脉蹒跚而去。

越走身体越是沉重,双脚也仿佛拖着数百斤重物一般举步艰难,可是如今的形势由不得他停留,每多停留一分他就多一分危险。

迷迷糊糊之中,龙华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原本浑身无力疼痛无比的身体各处渐渐地出现一股暖意,伴随着丝丝的痒意。

这丝丝暖意与痒意正是之前公孙若雨喂他吃下的那颗丹药并未发散出来的药力,而龙华并不知情,对于此刻的他来说,这丝丝的暖意简直就是及时雨,救命稻草。

借着这丝丝暖意带来的力气,他撑着长枪加快了步伐。

脑海之中还是一阵阵的剧痛,双眼看东西也模糊不清,他不知道是仅恢复了三四分的灵觉又透支了,还是被那什么炎家少爷撕破灵觉的防御时灵觉受创了,只能凭借着模糊的影响向前赶呀赶,赶呀赶……

迷蒙之中,龙华忽然感到脚下一空随后摔倒在地,跟着就在仿佛很陡的斜坡上滚了下去,随后后背一痛晕死过去。

龙华晕过去之后,体内那暖意及丝丝的痒意仿佛没了阻隔一般猛地加重了,龙华昏迷的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比之前在公孙若雨房间内昏迷着的时候反应剧烈了许多。只是他对此却一无所知。

此时他人已经昏迷了过去,但是他的潜意识却像过去一样,因为意识的昏迷再次进入梦境之中。

只是这一次与过去的每一次都完全不同,人的意识分一般状态下的正常意识与潜意识,而潜意识是很难被人感知到的,因为它平时都是被正常意识所潜藏起来了,只有少数思维敏感的人能隐隐感知到潜意识的存在,有人称其为直觉、预感、本能。

最起初龙华进入那个梦境的时候,都是在睡梦之中,他的意识只是进入休息状态,潜意识是被压制住的;而前几天他又因为灵觉透支,导致他整个人都陷入昏迷之中,潜意识也不例外。

而这一次是第一次他的意识陷入昏迷状态,而潜意识却并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没了正常意识的指挥之后,潜意识进入了他的脑海深处,也就是他每次醒来后自己下意识认为的“梦境”。

这一次他清晰地看到了那老者的样子,老者银白色头发绾成的发髻之上横插着一支青色发簪,脸庞红润双目炯炯有神,一缕不长的白须垂在下巴上,一身灰衫直裰道袍,脚下穿一双十方鞋。

老者盘坐在前正在说话:“徒儿,如今你内功已有根基,为师今日就传你本门至高功法——混元诀。相传此功法乃是本门第三代祖师得自一天外飞石之上,费几近三十年之功才悟透此功法,也从那开始本来才得以兴盛。

历代祖师都是在内功大成之后才得以传授此功,为师也是在年近五旬只是才被你师祖传授此功。只是为师修炼之后,发现此功法博大精深非短短数十年所能修至大成,便是历代祖师也无几人修至大成。

故而为师决定一改祖师陈规,趁你现在内功根基扎实又年轻力壮、精力充沛,早一些传授给你,希望你能将此功修至大成境界,以圆历代祖师之心愿。

徒儿用心谨记,日后再慢慢参研。”

说完老者缓缓开口,将一部功法念诵出来,并且连续念了两遍。

念诵两遍之后,老者继续道:“徒儿,本门不同于其他门派,注重内功、武技、元神三修。天下练武、修道之人,皆有其侧重,唯本门三者皆重。

内功为基,一切功法武技没有强大的内力为基础,都发挥不出其威力;武技为本,有高明的武技在身,一斤力可发挥出千斤力的作用;元神为源,神定则觉明、气定,遇事方能沉着冷静,万物崩于前而不变色,以不变应万变。

本门之混元诀不但是一门极为高深的内功心法,并有凝练元神的奇效,远胜其他门派多矣,所以你一定不能懈怠,日后要勤修混元诀。

此外,本门所有武艺我已全部传授与你。读书人有一句话,书读百遍,其义自现。我们练武之人也有一句话,拳打万遍,其理自现。这个世界上最高明的武功是什么?不是哪一个门派的哪项绝技,而是人的本能。当你把你所会的武艺全都练成自己的本能一般,那么即便是再普通的武技也有着你想象不到的威力。

徒儿,记住一句话,人的潜力是无穷的,武道的极致也是无尽的,人生最大的追求、最永恒的价值,就是全心全意追求潜力的开发与武道的极致。”

龙华的潜意识将老者的话全部记了下来,而就在他潜意识重复这套混元诀的时候,他腹下丹田处的那个气团第一次有了反应,开始在经脉之内流转开来。

随着这气团在体内的流转,龙华身体各处的暖意跟痒意也加重了,药效也加快了发挥的速度。

而当气团经过眉心及脑后的时候,龙华的灵觉开始以超过平时多倍的速度恢复起来,显然灵觉跟这神秘气团有着某种联系。

“梦境”中的老者已经消失,龙华的潜意识不断重复念诵着老者传下来的混元诀,而腹下丹田处的气团也不断重复在身体各处流转,带动体内的药力加速发散开来。

就在龙华昏迷的时候,平安镇已经因为八供奉及三个带伤返回的术士带回来的消息沸腾了!

“什么?!炎家少主炎炽居然被杀了?”冯明听到八供奉带回的消息大吃一惊,“怎么可能?以炎炽及他五个手下的实力,要拿下那个龙华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的本意可是希望借炎炽的手来抹杀那个龙华,顺便将这水搅浑,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脱离平安镇,才有机会引得那些上门注意,给自己谋一条出路。

可是如今炎家少主被杀,只怕炎家必然大动肝火,由此引发的后果远超自己的计划,这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掌控之外,如今恐怕只有安分一点了。”

在平安镇督查队统领冯明心中谋划着的时候,平安镇各大术士势力的人也都收到了消息,他们虽然没有派人跟踪过,但是他们知道的却比冯明详细得多。

他们从三个幸存之人的口中已经得知,那个被追杀的龙华拥有一颗威力巨大的上品雷珠,同时也知道炎炽与得力手下火烈已经将那龙华重伤,只是两人还是被其击杀。

这些人心思不由活了:一颗威力巨大的上品雷珠,坎州五大世家之一炎家少主的随身宝物,被炎炽打得重伤的通缉犯,这足以让他们铤而走险了。

毕竟这些人被安排在连云山脉附近,自然都不是各自所属势力的核心弟子,平时从各自所在的世家、师门得到的资源很少,但是那炎炽身为炎家家主候选人之一,深得家族器重,身上的宝物肯定少不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其中尤其一青衣男子双眼最是闪亮:“按照这三人所描述的样子,那个龙华手中所拿的应该是我林家丢失已久的乙木雷珠,我若能将乙木雷珠带回去,肯定会得到家族的嘉奖,说不定能够从此一跃成为核心弟子。若是能顺便找到一同丢失的木灵诀,那我可能都有竞选家主的资格了!”

平安镇内势力错综复杂,世俗界的各种势力、术士界各大家族、宗门都在这里有人手,有不少势力都彼此联合互通消息,甚至共同进退。

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各个势力所知晓,世俗界的势力自然咋舌不已,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而术士界各势力在平安镇的人也都各自起了心思。

九州各大术士势力中,属于坎州地界最出名的就是五大世家、风雷二宗,因此在平安镇这五大世家跟风雷二宗实力最强,而炎炽就是五大世家之一炎家的少主。

炎炽被杀,炎家在平安镇的人顿时炸锅了,他们将三个受伤之人接回去之后,马上向家族通报,随后盘问三个人事情的具体经过。

在向家族汇报之后,炎家在平安镇主事之人炎彬,马上派人联系其他四大世家的主事之人。

五大世家一向同气连枝,他打算在家族回应之前,先借助其他几家的实力将已经被炎炽重伤的龙华抓捕回来。炎炽带着五个手下都被那叫龙华的斩杀,而炎家在平安镇的人手也只有三四个人而已。

其他四大世家的人先前刚得到消息,然后就有炎家的人来相请。

几个人一琢磨就知道了那炎彬的打算,林家主事之人心中则开始盘算开来,到底该怎么下手才能将乙木雷珠拿到手。

当炎彬聚集了五大世家的主事之人在一起商讨的时候,风雷二宗的人也聚集到了一起,另外其他几州的势力也各自聚集人手。

术士界几大势力聚集商讨的情报,很快就被送到了冯明的桌头,他看着桌子上的几份情报开始谋算起来。

五大世家的人坐在一起,炎彬开口向其余四家协商一同派出人手追捕龙华,林家主事之人心中另有算计开口应下,其他几家也意图染指那上品雷珠跟炎炽身上的宝物,也各自应了下来。

天蒙蒙亮的时候,五大世家五个主事之人正在商谈各家安排的人手事宜,外面忽然有人闯了进来:“管事,风雷二宗及其他各州的人都离开平安镇,朝连云山脉去了。”

在座的五人没有一个傻子,怎会不明白之那些家伙的心思?彼此一点头都马上安排人手去了。

一颗上品雷珠,放在术士界也是上等宝物之一,一个普通的术士若是有这么一颗雷珠在手,足以挑战各大宗门的长老级人物。由此可见乙木雷珠之威力,只是龙华毕竟所知甚少,并未发挥出乙木雷珠的威力。

很快,平安镇的上空出现数十个人影,随后聚集在一处朝着连云山脉而去。

却说龙华昏迷之后,潜意识在脑海深处的“梦境”记下了混元诀的口诀,念诵之下带动丹田内的气团游走全身,使得体内潜藏着的药力加速发散起来。

原本这丹药需要三天三夜,也就是三十六个时辰,才能完全发挥出效果。

但是龙华体内这奇异的真气居然另有奇效,在这真气的带动下药力发挥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三个多时辰之后,龙华体内潜藏着的那剩余的三分之二的药力已经完全发挥出效用,龙华体内被两股炎力破坏的五脏六腑、血肉经脉都得以恢复过来,并且在这药力的作用下整个人都脱胎换骨。

天蒙蒙亮的时候,伤势好了大半的他慢慢苏醒过来。

意识苏醒之下,潜意识再次陷入潜藏,只是之前的记忆已经被苏醒的意识接收到。龙华只把这当成了一场“梦境”,丝毫不知道这些“梦境”都来自他的脑海深处。

“混元诀?”龙华有些惊讶,他脑海之中开始回忆“梦境”之中学来的这套功法。一回忆之下,他丹田内的那个气团又开始游动起来。

龙华顿时吃了一惊:这个气团怎么忽然跟混元诀有了反应?略一沉思,再对比自己修炼五行纳气诀时五行真气的反应,他终于明白过来,这气团就是修炼混元诀而产生的混元真气。也就是说他过去修炼的就是混元诀!

梦境之中那个小男孩到底是谁?跟自己是什么关系?龙华的心中再次浮现出这个疑问。

不过他并未深思这件事情,而是继续回忆“梦境”之中学到的混元诀。

很快他就将完整的混元诀回忆了两遍,并没有遗漏。不过他也发现一个问题,这混元诀他也只修炼了第一重的前三层而已,而整个混元诀分九重,每重分九层,由此可见这混元诀的博大精深。

回忆完混元诀之后,龙华开始查看自身伤势,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濒死的重伤居然恢复得七七八八了,甚至连灵觉都恢复了八九成,比之前昏迷的三天恢复得还要好。

龙华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最后只能归功于混元诀。

查看完身体之后,他这才打量起四周的环境,一看之下他不由苦笑一下。

原来昨夜重伤昏沉之下,他不小心跌进了一个陷阱里,陷阱的洞口并不太大,茂密的草叶遮住了洞口隐约透了一点光亮进来,因此陷阱里并不太亮。

不过这点光亮也足以让他大致看到东西了,一根尖锐的木钎正对着自己的背,木钎尖已经断裂了。

从陷阱的大小来看,应该是平安镇的普通住户用来猎杀外围的野兽的。也幸亏如此,陷阱底下才放的木钎,不然的话还真有自己受的。

龙华一摸后背一阵后怕跟庆幸、感激,在他的背后是那个油布包裹,里面放的是玉华用狼王皮做的直裾袍子跟靴子,还有几本秘籍。挡住木钎的正是狼王皮做的袍子。

龙华将油布包裹取下打开,双手轻轻将袍子取了出来放在身前,玉华的身影又浮现在眼前,阵阵心痛自心脏处传来,让他好一阵伤感。

过了一阵儿之后,他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昨夜杀了炎炽跟火烈之后曾将他们腰间的储物袋拿了下来。

将两个储物袋拿了出来,龙华按照公孙若雨之前的指点,将自己的血滴在两个储物袋上,随后他就感觉到自己与这两个储物袋隐隐有了一丝联系。

按照公孙若雨说的方法,他将两个储物袋打开。

一个储物袋里的空间只有麻袋大小,里面放着零零散散不少东西,有药材,一些瓶瓶罐罐,也有一些其他物品,除了药材龙华能认出一些,其他的物品他大都不认识。

另一个储物袋的空间约有一间房屋大小,里面放的东西就比较多了,而且看起来似乎都比之前那个储物袋里的东西贵重。不少年份很足的珍稀药材,几个颜色不一的药瓶,几块奇形怪状的矿石,还有很多龙华认不出的各色宝物、材料、珍禽异兽尸体。

其中两件物品单独放在一起,吸引了龙华的眼光:一本看起来与五行纳气诀、木灵诀、水灵诀材质一样的秘籍,一个如凝脂一般的白玉丹瓶。

龙华心中一动,秘籍与丹瓶从储物袋中消失,出现在他的手中。秘籍右上首书着三个字:火灵诀;丹瓶上也有三个字:神机丹。

见到火灵诀三个字,龙华就知道这本秘籍与五行纳气诀、木灵诀、水灵诀同出一源。翻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再对比一下字迹,参照了一下五行纳气诀,他心中有些猜测:是不是还有金灵诀跟土灵诀?在五行纳气诀、五大灵诀之上还有没有后续功法?

随手取过油布包裹里的五行纳气诀及木灵诀、水灵诀,将四本秘籍放在一处,连带油布包裹里的其他东西一起,龙华用储物袋把这些物品都收了进去。

那瓶神机丹他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不过既然与火灵诀单独放着,他猜测应该也是极为特殊的丹药,便将其与秘籍放在了一起。

如此他随身只剩下藤木点钢枪、飞爪、匕首跟两个储物袋。

龙华正准备以飞爪爬出陷阱,就听到草丛遮掩着的洞口传来说话声

龙华悄然将身形隐去,仔细辨认之下,那说话之人正是他最大的仇人。龙华暗暗蓄力,忽然冲了出来将说话之人一举击毙。看着两人的尸体,龙华不尽感到怅然,生生死死不过如此,还是归隐吧。从此龙华在人们视线中彻底消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