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三十章

作者: 白玉金刚   更新时间: 2013-08-28 17:02:01   字数:6696字
原来不是什么远古凶兽,而是人!

发现来者竟是一个人,不知怎么回事,陆杰竟是更为警惕起来。

有时候,人比怪物更可怕,因为怪物要进阶到一定程度才能化成人形,其心智自然与人差之甚远。而人则不同,有些人的心智近妖,所面临的事尽在其计算之内,非常可怕!

陆杰定眼一看,只见此人身穿皂衫,手上青筋如老树盘根般高高鼓起,全身肌肉像弯曲的巨树一样遒劲有力,一双发着凶光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好像两个大圆球。满脸胡子浓密,几乎将大半个脸庞都遮住了,双腿像大象腿一样粗壮有力。

最令陆杰感到骇然的是,彪形大汉的双臂位置竟是空空如也,显然双臂已断!

断臂大汉从通道拐角里出现之后,便停住了。他那双铜铃般的大眼死死地盯着陆杰,好像要眼神活生生把陆杰看死。

他全身充满了浓郁的杀气,似乎整个人的肉身是由无尽的杀气凝聚而成。浓郁的杀气从他身上每一个地方肆无忌惮地散发出来,形成一股绵绵不绝的杀气风暴,铺天盖地劈头盖脸地朝通道那头轰击而来,毫无保留地落在陆杰身上。

感受着通道那头的那股远比南迦寺太上长老还要可怕数倍的强悍气息,感受着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无形的杀气,陆杰突然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错估了双方的安全距离。

陆杰一刻也承受不住,就在杀身临身的那一刻,感觉就像一座大山撞击在身上,他骇然之下,身形不由自主地后退。

可是,由于反应速度稍稍慢了些,他的后退并不是主动的后退,而是杀气狂暴袭击所致。因此,他后退的速度稍稍晚了些。

顿时,那无形的令人窒息的澎湃杀气肆无忌惮地穿透他的衣袍,突破他的皮肤,冲进他的肌肉,渗进他的经脉,钻进他的骨骼,融入他的血脉,轰进他的心神,几乎瞬间,那股狂暴的杀气便占据了他的整个身躯!

头脑中仅剩的一点清明让陆杰猛然惊醒过来。

于是,他身形暴退。

在暴退的过程之中,陆杰只觉得胸口一闷,头脑一阵晕眩,胃部一痉挛,咽喉一甜,一股血腥味直冲脑门,然后几大口浓稠血液,势如破竹般从嘴巴里狂飙而出。

陆杰眼前顿时血雾迷漫,似乎整个世界都是红色的。原本充满了古老沧桑气息的通道,刚刚突然被狂暴的杀气所占据,现在又多了一份浓郁的血腥味。

鲜血狂飙之后,陆杰心中骇然到了极点!好可怕,这个断臂大汉根本没动手,只是凭着满身的杀气,隔着七八米远的距离,便硬生生地将我击成重伤,此人好生恐怖!

一股强烈的死亡感觉瞬间占据了陆杰的脑海,让他再一次感觉到死亡距离自己竟是如此之近,近在咫尺,几乎触手可及。这种感觉,比之被罗煞宗白护法追杀,比被枫林在山洞里轰成重伤的感觉还要强烈数倍!

陆杰的神识异常强大,而且极为特殊,他可以看得出修为等级比他高出一阶的人的修为等级,却无法看出修为比他高两阶以上的人的修为等级。他看不清眼前这个可怕的断臂大汉的修为等级,可是他敢断定,此人的修为绝对不弱于南迦寺那位已经殒落的太上长老!

“走!”陆杰内心一声暴喝,加快暴退的身形。可是这里的通道毕竟不是笔直的,他只暴退五六米远,背部便重重地撞在通道壁上。

这一撞,无疑是雪上加霜,他刚刚受重伤的身躯被这一撞,几乎被撞得散了架。眼前金星乱冒,头脑嗡鸣作响,体内翻江倒海。

陆杰咬着牙,硬生生抗了下来。

自始至终,陆杰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断臂大汉,此时后背撞到洞壁,他心里知道通道要往下了,身形只需往下一沉,便躲过断臂大汉的攻击。

可就在他正要将身子下沉,远离这个可怕的人物时,却忽然意识到一个奇怪的现象。

他发现,断臂大汉自从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就再也没有往前迈出一步。似乎他只是占据住这条通道,不让任何人进入,并没有追杀过来的迹象!

两人之前的距离只有区区十多米,陆杰敢肯定,要是刚才断臂大汉一现身,便继续往前走,哪些怕只往前走两步,那一波杀气攻击,他身上所受的伤就不止这么重了,说不定全身会在那股可怕的杀气之下爆体而亡,形神俱灭!

陆杰现在所在的位置,感受到的无形杀气淡了好多。如今又见到对方并没有挪动脚步,陆杰心一横,索性背靠着洞壁,身子悬浮在半空之中,也不急着逃走。

不用低头,他也意识到,自己脚下便是向下的长长的通道,只要觉得不对劲,只需身子马上一沉,借着洞壁的隔绝,便可瞬间躲开那股可怕无形杀气的冲击,然后往来路狂奔而去。他相信,凭着出神入化的魅影遁,逃命绝对没问题。

不过,既然对方没有动,我不妨静观其变,看看此人又打算如何?是否也像刚才那个小女孩一样,来一通莫明其妙的指责!陆杰瞬间便决定了先不逃。

断臂大汉见到陆杰不再逃命,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俺真的很失望,在那次行动之前,俺对你下跪,为你烧香,向你磕头,给你布施,苦苦哀求你,并虔诚地向你许愿,可是你并没有如俺所愿。让俺三百多个兄弟死于乱军之中,唯有俺一人苟延残喘,苦度残生。”

他声音粗犷,声带略有些嘶哑,显然内心情绪波动比较激烈。语气之中充满森森的杀意,在他面前,陆杰似乎只是一介蚁蝼,不足不虑,早点杀与晚点杀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不过,以此人的修为,确实有这个资格!而他只所以说出这番内心自白似的话,似乎是想让陆杰死个明白。如此看来,此人倒也是个性情中人!

看到断臂大汉开口,听到断臂大汉这番话,陆杰脸上唯有苦笑。

果然像刚才那个小女孩一样,一见面便不分青红皂白地将一顶大帽子扣下来。

“这位前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根本就不认识!”陆杰用袖子抹掉嘴角上的血迹,忍着全身剧痛,表情无比冤枉地说道。

他内心苦涩不已,哭笑不得。虽然他明知道眼前的这个断臂大汉,十有八九跟刚才那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一样,是青烟所化而已,可是他还是本能地辩解。

“不认识?你当然不认识俺。可俺却是认识你,就算你化成了青灰,俺也一样认得你!”断臂大汉咬牙切齿地道。可以想像得到,要是他手臂没断,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必定用手指着陆杰。

“前辈,我们今天确实是第一次见面,以前从没见过面,真的!这是事实!再说,我也是误入此地,正找路出去,不是有意前来冒犯,还望前辈莫要见怪。”陆杰双手一摊,无奈地说道。他想跟他多说几句,看看能不能从对话中听出一些关于这个鬼地方的端倪。

“哼!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远古香炉界,岂是你这等修为低下之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断臂大汉冷哼道。

“远古香炉界!”陆杰眼睛一亮,心中窃喜。

弄了半天,几乎把命搭上了,终于好不容易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原来这里竟是远古香炉界!

可是,远古香炉是什么东西?而远古香炉界又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又如何从这里走出去?

“如此血海深仇,岂能就此揭过,今日在此遇上,天助俺也,废话少说,速速受死!”

就在陆杰心中窃喜,正要再套几句话,好对这个所谓的远古香炉界多些了解时,那断臂大汉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了。

他大喝一声,一股滔天杀气蓦然从他身上涌现出来,续而从通道那头席卷而来。同时,他抬起那双大象一样粗壮的巨腿,开始往前迈!

感受着滔天的杀气刹那间临身,陆杰心头一凛,迅速施展魅影遁,身形闪电般往下坠,然后毫不犹豫地往来路狂奔而去。

陆杰虽然早有防备,反应速度也不慢,可是断臂大汉更快。就在陆杰刚刚从长长的垂直通道里坠下身形,踏上一个通道拐弯处的地面时,一股无法想像的无形杀气轰然击在他后背上。陆杰的身形突然一顿,只觉得肉身“轰!”地一声闷响,顿时心神俱震,气血翻滚,五脏六腑翻腾,头晕耳鸣,几欲昏厥。

然而,不幸之中万幸的是,由于杀气是从后背袭来,无形之中将他的身形猛地往前推了出去。在他的身形不由自主地被这股狂暴到极点的杀气狂推出去,像炮弹一样射过这条长长的通道过程之中,杀气由于距离的加大而骤然减少。

陆杰强压住全身翻腾的气血,借着这股巨大的推力,将魅影遁施展到极致,朝来路狂奔而去。

身后,杀气依然浓郁得可怕,显然那断臂大汉在后面紧追不舍。陆杰更不是敢再作丝毫停留,头脑中唯有一个念头:逃命!

几乎瞬息间便拐过数个通道,落入那个溶洞之中。

双脚刚一落地,陆杰不敢在那个洞口下面停留,马上闪身躲在一堵洞壁后面,然后伸头朝那个通道口张望。他心中打定主意,要是那个可怕的家伙从通道里冲出来,他马上跑进旁边这条通道,不管通道里面又有什么可怕的人物正等着,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在身子离开那个通道的那一刻,陆杰心中那股莫明其妙的淡淡的危机感骤然消失,就像刚才离开怨气通道时,愧疚感突然消失一样。

虽然心中有无数个疑问,可此时显然不是深究的时候。此时陆杰胸闷难当,全身无一处不痛,似乎随时随地昏厥过去。气血往上涌,胃部一阵翻腾,忍不住张嘴又吐了几大口鲜血,浑浑噩噩的神志这才稍稍清醒了些。

这次的伤势实在太重了。陆杰相信,要不是他长年浸泡药水,淬炼肉身,并同时修炼《须弥金刚诀》,将《须弥金刚诀》修炼至第三层境界,在这一波杀气攻击之中,这俱肉身必定被轰得粉骨碎身,绝无生还的可能!

“咳……咳咳!”陆杰狠狠地咳嗽了几下,用袖子胡乱地擦拭嘴角残余的鲜血,喘息着盘腿坐下,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很快便进入禅定境界之中。此时此地,他当然不敢就此完全沉浸在修炼状态之下,他留下了一丝神识在外面,要是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便立即逃之夭夭。

虽然明知道那个断臂大汉随时都会出现,可是陆杰同时也知道,以他目前这个伤势,已然是强弩之末,要是再如此亡命狂奔之下,根本不等断臂大汉追到,没跑出多远便会力竭昏厥。而在这个险恶万分的环境里,力竭昏厥便意味着死亡。要想生存下去,必需让自己保持清醒,并让自己的伤势尽快恢复,直到走出这个鬼地方。因此,陆杰这才决定就地疗伤!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几分钟之后,那断臂大汉竟没有出现。陆杰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似乎明白了什么。

按照断臂大汉那可怕的速度,照理说,他一定会紧随陆杰的后面追杀出通道,两者时间差不多多了十秒钟,可是几分钟已经过去了,却还是不见他的踪影。如此一来,便只有一种解释了:那断臂大汉死守在那个通道里,无法出来!

这个结论几乎得到确认,陆杰绷紧的心神也终于慢慢放松下来了。

当务之急是让身上的伤势快点恢复,好继续探寻其他通道。

于是,陆杰静下心来,完全进入禅定境界之中。同时神识内视,看着自己体内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在小山洞里被枫林狠狠打了一掌,身受重伤,可是陆杰在山腹之中只用了十多分钟时间,伤势便完全恢复了。可是这次,陆杰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好不容易让体内的伤势恢复了七八成,距离完全恢复还有着一段不小的距离。

陆杰决定先在这里暂时歇息,让体内的伤势慢慢自行恢复,等到伤势完全恢复,再进行下一步行动。

完全静下心来的陆杰环顾了一下四周,脑海中慢慢浮现刚才遇到那断臂大汉的经过,想起他身上那可怕的杀气,不禁一阵毛骨悚然,后怕不已。

突然,断臂大汉刚才说的一句话在陆杰脑海中轰鸣作响:“哼!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远古香炉界,岂是你这等修为低下之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原来这里竟是远古香炉界?

可是远古香炉界是什么样的地方,难道就像这样遍布无数通道,而每个通道里面都有一个莫明其妙的可怕到极点的人物?当时由于时间紧迫,陆杰来不及细想,便被断臂大汉的杀气所伤,狼狈逃窜。如今静下心来,细细品味着断臂大汉的话,脑海中开始有了些眉目。

“远古香炉界?远古香炉界!”陆杰嘴里喃喃自语:“这远古香炉界,究竟是什么?难道是……”

念到这里,陆杰突然眼睛一亮,失声惊呼:“这远古香炉界,难道是在远古香炉之内自成一界?而我……此时正置身于这个所谓的远古香炉之中?”

“这……未免太可怕了吧?如此说来,这个远古香炉岂不是大得无法想像?”如此一想,陆杰顿时呆立当地,瞠目结舌,半晌无语。

惊呆了一会儿,他脑海中忽然闪过前些日子跟段刃山交手时的情景。

当时,被陆杰两招之下连续挫败的段刃山,赫然祭出他的本命法宝“上古香炉”。当时,上古香炉一祭出,便引起了观众台上一片骚动,陆杰虽然因禁制屏障的缘故,听不到观众席上所发出来的任何声音,可是观众席上众人震惊的表情却被他看在眼里。

后来,段刃山“祭炉!”之后,那上古香炉的虚影便轰然降落在竞技高台上,将整个巨大的竞技高台囊括在其中,赫然将竞技高台当成了香炉里面的炉灰!

随后,陆杰被段刃山当成一柱香牢牢地禁锢住,硬生生地把他插入坚硬的竞技高台地面上,并被他当作一柱香点燃了。好在陆杰修习过《须弥金刚诀》,且当时他利用战斗狂嗥,硬生生将自己的修为提到沙弥第九乘境界,跟段刃山的沙弥第九乘大圆满境界几乎同级,这才使《须弥金刚诀》第三层“五行攻击无效,水火不浸”产生了作用!

回想当时被段刃山的上古香炉禁锢住的感受,陆杰至今还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觉,劫后余生之后怕。

“段刃山的本命法宝是上古香炉,而这里则是远古香炉,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陆杰陷入沉思之中,“诚然,那段刃山施展上古香炉的时候,显然也是利用了上古香炉自成一界的方式,可是这个远古香炉界,明显比段刃山的上古香炉界要强大得多,也诡异得多?他们两者的差别到底在哪里?我真的是在远古香炉界之内?……”

陆杰沉思着,眼睛渐渐散发出明亮的光芒,他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东西,这东西足够令他,不对,令整个大坤疯狂起来。

可是,这个东西在他的脑海中还是很模糊。不过,虽然模糊,却也给陆杰带来强烈的动力,之前的颓废,沮丧,绝望,崩溃种种消极情绪已然消失无踪。

寻思半晌,陆杰最后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死局给破了!”

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身处绝境之中,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说不定是某种天大好事的机缘呢!陆杰隐约觉得,要是将这里的死局破掉,将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说不定,这个所谓的远古香炉将会落入自己囊中!

一想到这个可能,陆杰顿时全身血液沸腾,一股强烈的斗志从心底油然而生。

现在的他,再也不是被动地寻找离开这里之路,而是主动去破解眼前这个死局了!同样是要所行动,但是出发点不同,心态不一样,干劲自然也就不一样。

就这样静静坐着寻思的这十几分钟时间,陆杰身上的伤势已然恢复了九成,对于行动已然障了碍。不过,陆杰觉得自己没那么多时间了,于是他慢慢退出禅定状态,让身体慢慢自行恢复,开始寻思着下一步的行动。

抬起头望着那个可怕的通道,通道里,两侧洞壁上的长明灯依然如故地发着桔黄色的光,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也没有感受到一丝杀气,似乎跟其他通道没什么两样。回想刚才可怕的经历,陆杰心有余悸,他已然对那个通道产生了恐惧心理,再也不敢走进去了。

“那股杀气实在太可怕了,不如就将那个通道命名为‘杀气通道’吧,”陆杰如是想着,“怨气通道里有禁制,无法继续往上飞。不知道杀气通道里有没有相同的禁制?应该有,只是我刚才根本没走到有禁制的地方,便遇到那个可怕的断臂大汉。不过,不管有没有禁制,我都不可能再次走进去了。”

“不知在其他通道里还会遇到什么的人,还会遇到什么的怪事,还会遇到什么样的‘气’?”

“不管将要遇到怎么样的气,我都要将这些通道逐一试走一趟,探查一番,这里有二十几个通道,我就不相信在这二十几个通道里找不到任何破绽。”

“不过,探查这些通道,从中找到破绽只是我的目的之一。我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要尽量多了解这个所谓的远古香炉界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刚才那断臂大汉实在太凶悍了,他只透露了一句口风,便突然出手。我就不相信,其他通道遇到的人都跟他一样是火爆性子!”

“我要他们的口中套话,套出有用的信息。他们个个都口口声声说认识我。那好吧,陆少就假装也认识你们好了。”

陆杰坐在那里盘算了半天,他的精神状态以及修为也同时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深吸一口气,陆杰霍然站起身来,再次将玉骨扇拿在手中,抬脚朝右边的一个通道走去。他决定改变策略,不再探查向上的通道了,随机选择一条通道试试。

陆杰双脚一踏入这个通道,蓦然间心神一荡,一股异样的感觉突然从心底慢慢升起。

就在这个时候,通道突然一阵晃动,陆杰顿时心沉到谷底,然而还未待他升起一丝害怕的心情,通道顿时炸了开来,也许陆杰到死都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地重回一顿混沌,一切从新开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