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三十三章

作者: 一日十眠   更新时间: 2013-08-29 16:28:15   字数:8201字
可如果有两个人配合行事,一人负责监视,一人轮流晋级,成功的希望的确非常大。

没去考虑自己能不能私下抓住包宇的问题,忽然听到这话,司马阳心中却又生出一丝警惕。看来司马辉这么年轻就被遣散到狂风盗贼团也并非都是因为家人的原因,一般司马家族的人哪会公然将这种心思表露出来。

司马辉却扭头望向身后远处的山谷方向,仿佛没注意到司马阳心思道:“如果我们继续……”

“轰!”

司马辉的话还没说完,司马阳突然感到眼角的视野深处耀闪出一丝眩目的纹章力光芒。

虽然没有爆炸声,但却好像在司马阳心中引发了一次强烈爆炸一样。

“那是……有人在晋级武士,阳哥!”

随着司马辉满脸激切地望过来,司马阳就觉得心脏一阵乱跳道:“我们也过去看看。”

虽然武士在进入极限战斗模式时身上也会闪现出纹章力,但却绝对没有这么耀眼。两人又没听到纹章力攻击的爆炸声,几乎不用猜测就可以肯定那是有人在山中进行武士晋级。

可在这种时候,什么人才会在司马家族的包围圈内晋级?

不知包宇究竟怎么办到的、不知包宇为什么这么干,这无疑提供了包宇隐藏的线索。

只是,九级战士不仅与武士有着纹章力强度上的差别,狂风盗贼团和银衣人与山谷的所在距离也有极大差别。

还在司马阳和司马辉开始往回跑时,已经有不少银衣人感受到毫无隐藏的纹章力波动。

第一时间赶到了纹章力耀闪的晋级场所。

发出纹章力耀闪的地方是在一个普通山头,虽然山头上布满了杂草和少许石块,但由于没有高大树木和巨大岩石遮掩,不需用纹章力探查,甚至仅凭视线就能观察完整个山头。

先行赶到的银衣人并没急着由山头中心往外搜索,而是不约而同等待司马风的命令。

细细用纹章力搜索一遍山头及山头附近,司马风却只能微微皱眉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点踪迹都没留下,他们离开的速度难道比我们还快?”

“我早就说过那小子很鬼了!你原本就该调狂风盗贼团来进行人力搜索才对。”

与其他人不同,叶梓晴根本就没使用纹章力搜索,这时脸上更是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点点头,司马风也一脸感慨道:“的确,看来还是梓晴你说的对,我的确有些轻视那小子了。原本我还以为他不该有这种隐藏纹章力本事,没想到事情居然是真的。”

梓晴?

再次听到司马风直呼叶梓晴名字,银衣人脸上几乎都露出了不忿之色。

因为,不说与那些长相俊美的男士相比,仅以司马风瘦得只能看到骨头的样貌,在场的银衣人就没有一人长得比他差。

可司马风不仅是司马家族直系,更是九级计算师、六级武匠。这不但让司马风的身份在银衣人中无以比拟,甚至在司马家族内部也少有人能够相比。

连叶梓晴都只能对这种称呼别别嘴,这就很能说明问题。

只是,叶梓晴和银衣人虽然都只能忍受这种亲昵称呼,但却不是说山头上所有人都能忍受这种称呼。例如,包宇就有些郁闷得发狂。

“爆雨针!”

还在银衣人为司马风对叶梓晴表现出的亲昵态度不忿时,一声暴喝就凭空传来。

突然听到喝声,银衣人不是立即随声音望去,而是几乎所有银衣人都用双手将头脸、胸口一掩,身体也立即蹲缩下去。

或许其他人不知道『爆雨针』纹章秘技意味着什么,但对这些曾经参与过搜捕云天的银衣人来说,他们却都相当清楚『爆雨针』纹章秘技的特性。

『爆雨针』纹章秘技的覆盖面积不但大,而且只能在近处发射。

虽然没人知道敌人是怎么侵入到『爆雨针』攻击范围的,但山头上的自己人却更多,只要能躲过『爆雨针』纹章秘技的第一波突袭,其他银衣人照样能帮自己逮到敌人。

为什么说是敌人?

『爆雨针』纹章可是皇甫士杰的独门纹章,也是云天才能持有的纹章武器。想想以前的事情,甚至叶梓晴都知道自己无法在云天面前讨到好来。

【第三卷晋级武士】第八十九匠、惊喜得无以复加

“旋风锤!”

一声『爆雨针』过后,别说叶梓晴,山头上的银衣人根本就没人等到『爆雨针』纹章秘技的突袭。

不过,紧接在“爆雨针!”之后。

再来的一次“旋风锤!”却让一些银衣人真切感受到纹章力匹卷袭来的感觉了。

『旋风锤』纹章虽然比不上『旋风锤改』纹章秘技的攻击威力强、攻击范围大,但在『旋风锤』纹章秘技的直射范围内,依旧卷起了一道旋转的纹章力波涛。

只是,『旋风锤』纹章秘技攻出的旋转纹章力只有盆口大小,而且只能对准一人施为。

纹章力直指司马风射去,不是因为司马风亲昵地称呼叶梓晴名字,而是司马风原本就是包宇为焦火指定的首要攻击目标。

战斗中首先要消灭的敌人是什么人?

不是战力最强的敌人,也不是战力弱而数量多的敌人,而是敌人中的指挥型计算师。

所以,不管焦火的攻击目标是不是自己,司马风也早有提防。

不仅掩着头脸时就微微露出了一些眼角,看到旋转的纹章力直奔自己射来,司马风更是及时往旁边一闪,躲开了焦火的纹章力突袭。

“你是谁?为什么要突袭我们,包宇在哪?”

躲开焦火的纹章力突袭,司马风并不奇怪会有武士袭击自己。因为,包宇绝不会平白无故在山头上帮人晋级武士。

与此同时,司马风的双眼也开始留意焦火身上的伪装衣。

司马家族的主攻方向虽然是纹章秘技,并未将各种纹章物品放在眼中,但从焦火站起的位置判断,司马风就知道焦火先前是利用身上伪装衣才躲过了山头上所有银衣人的纹章力探查。

能躲开武士纹章力探查的伪装衣?其价值丝毫不在皇甫士杰的密传算式下。

没想到伪装衣还能做到这种程度,想到自己又可为司马家族带回一份功绩,司马风就没对焦火突袭自己的举动感到太恼火。

只是,焦火却更没对司马风的询问感到迟疑。

手中长柄钉头锤依旧朝向司马风用力挥下道:“旋风锤!”

不说『旋风锤』只是一级纹章秘技,即便换成『旋风锤改』纹章秘技,平均四级武士的银衣人要躲闪起来都不会太困难。因此,面对焦火的用力挥锤,别说司马风面无表情,其他银衣人脸上也都露出了蔑视表情。

“轰!”

不出所料,『旋风锤』毕竟是『旋风锤』。

不管焦火再怎么努力,仍是只有一道盆口大小的旋转纹章力直扑司马风汹汹而来。

而且,因为『旋风锤』只是一极纹章秘技,纹章力的前进也非常慢。

可没等纹章力真正袭到司马风身上,焦火突然又从挥下的锤柄上分出一把长剑,用力插入身下地面喝道:“万波斩。”

由于旋转而来的『旋风锤』纹章力直扑自己,司马风不但没想到焦火在长柄钉头锤外还另备有纹章武器,视线也被旋转袭来的纹章力所挡。

没有更多选择,司马风只得如同正常应付『旋风锤』纹章秘技一样向旁边躲闪。

因为司马风相信,即便自己被对方的纹章秘技突袭,其他银衣人也会替自己想办法阻挡。

“啊!”

“快闪!”

“啊!”、“啊啊!”、“啊!”

不过,闪开『旋风锤』的旋转纹章力攻击后,司马风却听到一连串惊慌惨叫。看清眼前的状况,司马风脸色立即震颤欲绝。

因为,焦火的『万波斩』居然不是袭向自己一人。

而是以焦火本人为中心,不分敌我地向四面八方化成波浪般剑刃突射而出。虽然只是一次秘技攻击,但却几乎覆盖了整个山头。

第一次『爆雨针』是假的纹章秘技攻击。

第二次『旋风锤』是对银衣人近乎无效的秘技攻击。

不只司马风,任谁都没想到焦火的第三波攻击竟会如此恐怖。

“啊!我不服……”

一而衰,再而竭,司马风根本没料到焦火拿着这么强的纹章武器竟然不在一开始就出手,而是一直等到自己一方彻底放松警惕后再突然下杀招。

随着身体被几道剑刃形纹章力洞穿,司马风的身体也和其他人一样被直直轰下了山头。

“太棒了!全干掉了吗?”

同样是包宇安排的奇袭,这次焦琳却没表示任何不满。

因为,如同原本穿在焦琳身上的伪装衣一样,这柄雕铸有『万波斩』纹章秘技的长剑同样也属于焦火私人所有。

虽然是因为听过焦火对『万波斩』纹章秘技的描述,包宇才安排下这次突袭。但第一次看到『万波斩』纹章秘技的真实功效,包宇还是吓了一大跳。

因为,这样的纹章秘技与其说是用来克敌制胜的,还不如说是用来绝地反击的。

证据就是,这样的攻击过于敌我不分,只有拿着纹章武器的焦火自己能独身幸免。

“哥,你真是太棒了!”

当焦琳钻出草环结网往山头上半蹲着的焦火奔去时,望着焦琳的背影,包宇的双眼再次变得凝重起来。因为不管伪装衣还是『万波斩』,给予包宇的冲击都实在太大了。

可两人明明没有任何武匠天赋,为什么会拿着这么精妙的纹章物品和厉害的纹章武器?

这实在值得每一个计算师加以认真思索。

“混帐,我杀了你们。”

在『万波斩』纹章秘技突袭下,司马风是因为被遮挡住视线,反应慢了一拍才被击了个正着。但在十多名围据山头的银衣人中,还是有人能做出及时反应,只是受了重伤。

不过,当包宇看到一人从草丛中愤怒地站起身时,脸上立即露出了又惊又喜的表情。

惊的是居然真有人肯为了别人遮挡纹章力,喜的是被人挡住纹章力突袭的叶梓晴身上竟然丝毫未损。

只是,仔细想想叶梓晴的艳丽容颜,或许她会得到银衣人倾力保护也不奇怪。

这不是说司马风就没有叶梓晴运气好,而是其他人如果不是同时遭到纹章秘技攻击,还有思考余地下,肯定会采用救援司马风的策略。

可如果在自己也遭到攻击的状况下。

不需要思考就能做出的救援行为,的确只有叶梓晴才能有幸得到。

虽然在制定突袭计划时,包宇刻意没去考虑叶梓晴的存在,但叶梓晴居然真能在不分敌我的范围攻击『万波斩』下逃过一劫,包宇还是惊喜得有些无以复加。

当然,包宇的惊喜是建立在对叶梓晴的暗藏爱慕,以及利用叶梓晴的身份就可以阻挡他人利用女色来接近自己、诱惑自己的考虑下。

可在不知道这点,或者知道也不会高兴的叶梓晴眼中,现在却愤怒得几乎要喷出火来。

“奔浪剑!”

叱吼一声后,叶梓晴手中的长剑就急劈而下。随着七级武士纹章力的疾速运转,一道呈扇面展开的纹章力剑浪攻击就波涌而出。

与『万波斩』不分敌我的圆式范围攻击不同,司马家族精制的『奔浪剑』却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只是扇面攻击,但攻击力却更集中,即便在群体战场中也能发挥出最大威力。

虽然『奔浪剑』纹章秘技的攻击速度同样不快,但因为连续施展了『旋风锤』、『万波斩』,焦火却半跪在地上仍未能站起。

只能眼睁睁看着叶梓晴朝自己释放纹章秘技攻击,无法躲闪。

“小心!”

眼见着纹章力冲自己哥哥而来,原本就已冲到焦火附近,焦琳也不顾自己原本就在纹章力攻击范围内,张开双臂就挡在了自己哥哥身前。

“不要……”

没想到焦琳竟想替自己阻挡攻击,不管焦琳能不能挡住叶梓晴的纹章秘技攻击,焦火都知道自己妹妹绝难幸免,不禁半跪着就悲鸣了一声。

而在喷涌急出的纹章力还未冲到焦琳身前时,一道黑影却又从斜刺里直插『奔浪剑』纹章秘技的边缘。

“砰!”一声巨响。

随着黑影与一道道扇面张开的纹章力剑刃边缘撞在一起,急弛中的纹章力突然一停,仿佛没有任何预兆的,立即急转着从焦琳面前扫过,瞬间就将黑影扑灭在纹章力中心里。

如果焦火、焦琳在这里战死,自己会有什么好下场?

在叶梓晴一边释放出『奔浪剑』纹章秘技攻击时,包宇就边想边冲了出去。

当然,包宇冲出的方向并不是焦火、焦琳,而是怒目而视的叶梓晴。

包宇只是个八级战士,如果没有刚晋级武士的焦火和九级战士焦琳的气势相助,即便包宇再是一个八级计算师,再是一名制作出『旋风锤改』纹章秘技的武匠,同样无法与暴怒中的叶梓晴沟通、与司马家族周旋乃至抗衡。

所以,即便知道这样做非常危险。

包宇还是义无返顾冲向了叶梓晴,冲向了会让任何人都望而却步的纹章力匹浪。

【第三卷晋级武士】第九十匠、见一次、杀一次

在赤血佣兵团施展的『旋风锤改』纹章秘技攻击下,帝鹰佣兵团的九级战士都无法身免。在叶梓晴施展的『奔浪剑』纹章秘技攻击下,包宇又怎么阻挡。

如果只靠自身实力,无论八级战士、八级计算师,甚至不知等级的武匠,包宇都知道自己不可能阻挡叶梓晴的纹章秘技攻击。

但是,包宇身上却有一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那就是皇甫士杰制作的,可伪装成二级武士的伪装纹章。

身为武匠,包宇非常清楚,纹章秘技的对攻,在某方面来说就更像纹章技术的对攻。

纹章技术越强,纹章秘技的威力也就越强。

甚至到了某种境界,不需用纹章秘技去抵挡对方的纹章秘技,只需用纹章武器,或是用纹章就能抵挡下对方的纹章秘技攻击。

即便这可能只是个设想,没人敢真正与身尝试,包宇却知道自己没有更多选择。

何况,想起自己当初调理宋浩攻入体内的四级武士纹章力之事,真到了万一,包宇也做好了强制化解『奔浪剑』纹章秘技的准备。

手举着伪装纹章撞向扇形展开的『奔浪剑』纹章力边缘,耳中听一声巨响,包宇就感到暴烈般纹章力直涌入手中的伪装纹章,再通过伪装纹章涌入自己体内。

如果包宇不是尝试过被宋浩的四级纹章力攻入体内感觉,根本不敢做这种危险尝试。

可随着纹章力急涌入体内,再次体会到纹章力在体内运行的感觉,包宇没有丝毫犹豫,立即按照自己推算出的最佳纹章力运行方式开始急速运行起来。

与上次被宋浩攻入自己体内的“平顺”纹章力相比,这次却是被『奔浪剑』纹章带出的攻击性纹章力。

随着纹章力在体内急速运转,包宇就感到自己身体好像被急涌的纹章力撕开了一样。

如果自己不是按照计算中完美的纹章力脉络运行下去,事情肯定一发不可收拾。

而由于找到了宣泄的渠道,更由于被包宇体内的纹章力吸引,被『奔浪剑』纹章秘技激发出来的纹章力也不再向焦琳、焦火突袭,而是全数转向贯入了包宇体内。

没想到包宇也会冲过来替自己和哥哥抵挡纹章力,而且还将纹章力成功引走了。

焦琳惊讶得瞪大双眼,焦火也满脸色变起来。

因为,包宇如果不能成功化解『奔浪剑』射出的纹章力,那不只是一命换一命的问题,焦琳的双腿恐怕也没有多少希望了。

即便包宇还没证明自己的确能替焦琳治好双腿,但这也是焦火的唯一希望。

因为仅凭包宇引导自己晋级武士的方法,焦火就深信包宇一定能治好焦琳的双腿。

“轰!”

没等焦火继续思虑下去,不但叶梓晴不可能无休无止释放纹章力,纹章秘技的攻击也更好像一次性的纹章力释放一样。

随着一声炸响,原本击在包宇身上,也是击在伪装纹章上的纹章力立即全数消失。

只是,纹章力消失,纹章力光芒却仍未消失。而是由一团耀眼的纹章力光芒化成了一个正在闪耀着纹章力光芒的身影。

“呵!哈哈,哈哈哈,扑……武士、武士,我居然成武士了。”

狂笑中,一边口喷鲜血,全身闪耀着纹章力光芒的包宇就禁不住兴奋起来。

如果不是『奔浪剑』秘技的纹章力到此为此,包宇都要担心自己身体真会撕裂开。

可随着『奔浪剑』秘技的纹章力彻底融入体内,包宇却没料到自己竟能因此跨越八级战士和九级战士两阶,一举成为武士。

即便这是自己已透彻体内纹章力运行线路的必然之举,还是令包宇分外惊喜。

当然,这种晋级方法不但不可能用在其他人身体,包宇自己也不敢想像以后还用这种方法晋级,甚至是化解纹章力。

因为到了武士阶级,每晋级一阶,还要经过一次心境考验。

却不比自己能通过调整纹章力运行脉络的方法去跨越九级战士到武士的心魔障碍。

而且同样身为武士,包宇也再不必在其他武士面前一筹莫展,也无须再用身体去强行化解纹章力,再次让自己身体受伤。

看着包宇大笑的情景,焦琳就满脸不敢相信道:“这,这怎么可能,怎么有人能这样进阶武士的?”

“怎么不可能,你不是亲眼看到了?叶小姐,这次真要谢谢你了!”

满脸得意地回了焦琳一句,包宇却又朝叶梓晴抱了抱拳。

认出包宇,叶梓晴也从突然看到包宇晋级的震惊中回转过来,一脸愤怒道:“臭小子,原来是你,上次就是你救走皇甫佳?而且还想谋财害命,杀了叶晓飞抢夺纹章武器?”

“叶小姐,那事情也是各有立场,我们不必相互指责吧!””但不说以前的事情,关于今天的事情,叶小姐又想怎样解决呢!”

挥着手中钉头锤转了一圈,包宇就向叶梓晴暗示了一下仍在痛苦哀号的银衣人。

虽然『万波斩』纹章秘技的确很厉害,但由于焦火只是个刚晋级的一级武士,再加上已经先行释放了两次『旋风锤』纹章秘技,纹章力威力总是多少打了些折扣。

因此,大部分银衣人都还存活着,只是失去了行动力和反抗力而已。

眉头一皱,叶梓晴就沉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能用他们来威胁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呵呵,你可以威胁别人,但可威胁不了我。”

包宇一脸得意道:“别忘了,司马家族可不会任由你伤害我。他们在这里受伤还可以说是为司马家族尽忠。如果你真伤了我,别说叶家逃不了干系,他们也难逃司马家族清洗。”

“哼,你到底想干什么?”不像被包宇说得词穷的样子,叶梓晴一脸阴沉道。

“很简单,我想请叶小姐以十年为限加入我们赤血佣兵团。”

第一次,包宇略带诚恳道:“由于叶小姐的身份特殊,如果叶小姐不愿做的事情、不愿面对的敌人,我可以做主让叶小姐不必完全听从赤血佣兵团命令,你看怎么样。”

“你以为自己真能命令我吗?即便我不杀了你,抓住你又很难吗?”

终于弄清包宇的真实意图,叶梓晴却又冷笑出声。

没在乎叶梓晴冷笑,包宇自信满满道:“抓住我?别说你有没有这本事,只要我们两个武士牵制住你,第三个人就可以将这些本来不该死的银衣人屠个精光。你不要跟我说什么我们不敢屠杀伤员的天真话语。上次不是你来得及时,你也知道叶晓飞是什么下场。”

“呼!”

仿佛在胸中吐了口闷气,叶梓晴狠狠瞪了包宇一眼。

因为,别人或许做不出这种事情,但包宇既然敢当面拿叶晓飞的事情来举例,明显已做好翻脸的准备。

眼中没有一丝愉悦,叶梓晴说道:“为什么你要我加入赤血佣兵团。”

“这很简单,即便你不加入赤血佣兵团,恐怕司马家族也会盯着赤血佣兵团不放。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挑一个看起来顺眼的人在身边,顺便也给赤血佣兵团卖卖力!”

包宇可不会在这时说出自己已看中叶梓晴的话语,信誓旦旦道:“至于司马家族想要的东西,即便你不说,我也很清楚。”

“那种事情当然得平等交易,可由不得司马家族随便拿捏。”

“相信有这次前车之鉴,司马家族不会愚蠢得仍以为武力也可以奏效。如果司马家族真这么朽不可雕,下次我再见到司马家族的人,那就见一个、杀一个,再没有今天这么便宜。”

“哼!你说谁朽木不可雕,你才该见一次、杀一次!”

银衣人普遍都是四级武士,不然不可能有资格加入邦联警备队的正式战斗小队。虽然大多数银衣人都身付重伤,可叶梓晴与包宇的对话却都听得一清二楚。

由于司马风已经战死,其他人也没理由阻止叶梓晴随包宇离开,更不可能说服一个八级计算师。因此,在包宇远远看到司马阳等狂风盗贼团赶来时,立即催促着叶梓晴一起离开了。

当然,包宇并不担心叶梓晴会不会背弃诺言。

不只十年时间对一个七级武士来说并不算什么,司马家族如果真看不清叶梓晴留在赤血佣兵团的孰优孰劣,包宇也有理由说服叶梓晴真正留在赤血佣兵团。

甚至是尝试与司马家族正面交锋。

而等到司马阳、司马辉率领狂风盗贼团九级战士赶到山头上时,不仅满地重伤的银衣人让他们看得面面相觑,望着正在远去的包宇几人背影,更是不敢再提一个追字。

与第一次见面时的包宇还是个六级战士不同,现在的包宇却已是个真正武士。

这样的现实也让司马阳又妒又恨,痛恨不已。

痛恨包宇为什么能用这种方式成为武士,痛恨自己为什么无法成为武士。

然而即使痛恨又如何,最后包宇放弃了练武,回到家乡开了一家学堂,将他的知识教给了下一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