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第三十一章

作者: 智商蛋蛋   更新时间: 2013-08-30 15:34:30   字数:14627字
阿尔帕西诺.天羽绝色的脸颊之上,闪过一抹有趣的笑容,双眼犹如清水一般望着他,说道:“你当真不记得我了吗?”

阿尔帕西诺.天羽皱了下眉头,这终日在聚妖谷之中,从未见过有这么漂亮的女子。聚妖谷也没有从来出去过,只有去过一趟仙墓古迹。在那里他的确见过三个貌美如花,胜似仙子般的女子。

第一个碧衣女子,就是现在古凌的情人了。虽然阿尔帕西诺.天羽心中也始终有着她的位置,但终究是无法得到的。语嫣的心中,只装着古凌。所以他不得不放弃。

另外一个,便是与他生死与共的白衣女子。至今他还不知道那个白衣女子,为何当日不顾自己性命也要救自己。也许,只是人生中的一个临时过客吧。毕竟他现在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最后一个,便是那个神秘的女子,那个神秘女子,也是阿尔帕西诺.天羽见到过实力最为顽强的人了,只是凭借着一把古琴,就可以让仙魔古迹中的洪荒魔兽给镇住。所以阿尔帕西诺.天羽已经定义她为一个老妖怪了。

可是面前这个女子,自己当真从来一点印象都没有。于是尴尬笑着说道:“姑娘,我们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吧。或者,是我的记忆性不好。请姑娘多多提醒啊。”

阿尔帕西诺.天羽淡然一笑,犹如出水莲花一般,清雅之中,担着一缕勾人心魄的美丽。这样如此绝色的女子,放眼天下,可当真寥寥无几。

“看来公子当真是把我给忘记了。既然已经忘记了,又何必提醒呢。提醒之后,即便记起来,又算是什么啊。”阿尔帕西诺.天羽的口气,幽幽带着一抹百合花的香气。

这到让阿尔帕西诺.天羽十分的郁闷了。自己怎么想来想去,都没有见过这个女子。只有将头扭了过去,正好看到古凌他们一脸怪异的笑容看着他。

“阿尔帕西诺.天羽,这个绝色女子是谁啊,你从来没有跟我们介绍过啊。”黑牛是个老实巴交的人,一般什么话,只要一想到就立即开口说道。

然而,小白听后,缓慢的低下了头,默默的站在阴暗的角落之中,被灰暗的影子所遮挡。似乎在躲避着什么,是那么的孤单,甚至减半隐约颤抖,又在害怕的什么呢。

阿尔帕西诺.天羽一脸无辜的微笑,说道:“我也不知道。真的,你们干嘛这眼神看着我啊,我真的没有说谎。小白,你也不相信我吗?”最后阿尔帕西诺.天羽将所有的希望,都落在了小白的身上。

小白依旧没有抬起头,外面的风,缓缓的吹了进来,撩动着她的长发,多了几分凄美。没有人看到,她那如百合花的脸颊之上,渐渐浮现了一抹微笑,甚是凄美,幽幽的说道:“公子,只要你幸福,就好了。我也恳求公子,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赶走小白。小白就想当你一个贴身丫鬟。”

阿尔帕西诺.天羽一愣,随后更是郁闷,说道:“小白,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的。我真的不认识她。我和她也是第一次见面啊。”

阿尔帕西诺.天羽似乎看出了小白此时的儿女心态,默默的走了过来,拍着她的肩膀,那纤细窈窕般的身材。随着微风抚过,轻轻的摇摆了下,这动作,似乎是跟着晓彤学来的,带着勾人心魄的美丽,几乎刹那间将所有人的心魄,都给迷失去。

“小白姑娘,你不用想那么多。我和你的阿尔帕西诺.天羽公子并没有什么。若是认识吧,其实也不算认识。只是在十几年前见过一次面罢了。”阿尔帕西诺.天羽轻笑的说道。

小白听后,却没有一丝的放心,反而更加的担心害怕了,轻轻摇动着嘴唇,许久才抬起头来,那双清澈的双眸,已经多了一抹泪花,说道:“你和公子十几年前见过一次?”

阿尔帕西诺.天羽愣了下,不知道她为何如此的激动,但还是嫣然一笑,犹如桃花盛开一般的说道:“是啊。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啊。这岁月犹如刀剑,不断的剪断人的记忆,他能记得我才怪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这个时候,古凌突然说道,然后所有的人,都一脸怪异的望着阿尔帕西诺.天羽。

阿尔帕西诺.天羽一脸无辜,说道:“你们干嘛又这样的看着我啊?”

“没什么。我们也对你十几年前的事情好奇的很啊。”惊风阴阳怪气的说道。

而旁边的帕丽美斯.朵儿,不知道为何,冷哼一声。桃花的脸颊,闪过一抹愤怒,似乎要将阿尔帕西诺.天羽给碎尸万段才能解恨,冷冷的撇了一眼绝色如花的阿尔帕西诺.天羽。

阿尔帕西诺.天羽却丝毫不在乎她的眼色,反而犹如没有看到一般,只是如水的眼眸,落在了阿尔帕西诺.天羽的身上,来来回回打量着,说道:“怎么了,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在你十多年前的事情,那么感兴趣呢?”

阿尔帕西诺.天羽摊开了手,皱着眉头,说道:“我怎么知道呢。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公子,在前一段时间,幻化成人,引来了天刑,所以把以前所有的事情都给忘记了。所以才可能不记得阿尔帕西诺.天羽姑奶奶给了吧。”这个时候,小白怯懦懦的说道。

阿尔帕西诺.天羽猛地皱了下秀眉,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的光芒,窈窕犹如仙子般的身躯,也微微的动荡了下,犹如被暴风雨打中的梨花一般,许久,走到了阿尔帕西诺.天羽的跟前,伸出了犹如青葱般的玉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说道:“你,你怎么会引发天刑呢?”

黑牛可能对任何的美女都不感兴趣吧,嘴里塞着一块甜点,含糊的说道:“这位姑娘,你到底是不是聚妖谷的妖人啊。这聚妖谷的妖人都知道,这九尾天狐幻化成人形的那一刻,就会引来天刑。这点的常识你都不懂,你到底是不是来自这个世界的人啊。”

阿尔帕西诺.天羽听到后,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了,疑惑问道:“你,你是天狐中人?”

阿尔帕西诺.天羽耸耸肩膀,说道:“那当然了。要不,我怎么会是妖王孤狼这天狐晓彤之子呢。”

“这不可能,不可能啊……”阿尔帕西诺.天羽听到后,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自己不断的轻轻嘀咕着。

这个时候,清幽老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的存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觉着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但又一时之间,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感觉。只是默默的看了她几眼,便不再理会。

语嫣看到她这个样子后,不由的有些担心,轻轻的拉过她的肩膀,说道:“阿尔帕西诺.天羽姑娘,怎么了,为何这个样子呢?”

阿尔帕西诺.天羽这才反应过来,清丽绝色的脸颊之上,勉强浮现了一抹微笑,也许是绝色的脸颊,只要随便那么一笑,都会带着一抹倾城绝色吧。

阿尔帕西诺.天羽也是觉得这个女子有些莫名其妙,但似乎又真的认识自己一般,于是问道:“阿尔帕西诺.天羽姑娘,你难道真的认识我嘛?”

阿尔帕西诺.天羽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伸出玉手一般的胳膊,青葱手指拉住了他的手腕,这一瞬间,所有的人都痴呆惊住了,一时之间,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

阿尔帕西诺.天羽也猛地感觉到脑中一片窒息,空白。那幽幽的香气,犹如丁香花一般,一缕缕的飘进了自己的鼻子之中,让他忍不住的有些飘渺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阿尔帕西诺.天羽突然感觉到从手腕之上,传来一股犹如清水般的真气,但真气之中,带着一抹冰凉,犹如冰刺一般扎了进去,不由的清醒过来,却看到阿尔帕西诺.天羽那绝色的脸颊之上,闪过一抹清幽光芒,两条细细的秀眉,仅仅的皱起来了。”原来是这样啊。”突然又听到阿尔帕西诺.天羽自言自语的说道。

阿尔帕西诺.天羽皱了下眉头,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问道:“阿尔帕西诺.天羽姑娘,原来是什么样子呢?”

阿尔帕西诺.天羽的手从他的手腕上拿开,嫣然一笑,犹如春水荡漾起一圈圈的涟漪,甚是美丽动人,说道:“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

擂台之上,两个人的战斗,进入了一种相互持续的状态。石天此时体内的真气消耗的过多,不敢肆意的爆发出恐怖的真气。

而黑煞已经完全没有理智,全部是靠着血液的消耗,才持久的战斗下去,甚至不知疲惫,发狂的攻击。全身黑色的真气光芒,从来不曾减少。

石天知道一直拖下去,不但无法打败黑煞,反而自己也会败下针来。思索了几分,最后终于大吼一声,全身爆发出最为耀眼的红色真气,犹如地狱火山爆发一样的光芒,刹那间将身后五丈多的空间染成了红色。

黑煞犹如没有看到一般,依然带着全身黑色真气,犹如一头拼死的凶豺一样,猛地扑了过去。似乎宁知道那是无尽的地狱,也要做最后的拼搏。

突然,空中闪过一道诡异的黑色身影,犹如空间突然撕破,恍然出现一般。挡在了黑煞的跟前,他便是撕夜老鬼,只见他的手指轻轻微动,一道犹如烟雾般的黑色光芒,紧紧的将黑煞缠绕起来,令他无法动弹,只是疯狂般的怒吼着。

石天看到后,身后的红色真气依然不减,眼中闪过一抹冷冷的光芒,问道:“撕夜前辈,这是青年比试,不知道您突然出现在这里,有什么事情?”

撕夜老鬼淡然一笑,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说道:“我孙儿现在已经失去理智了。再比下去,就算胜了,也是胜之不武。我到这里来,就是替他认输的。”

“什么?”石天诧异了下,但随后一想,撕夜老鬼甚是爱护他的孙子,是个明显的护短。如果自己再不知好歹的纠缠下去,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石天脸上浮现了一抹微笑,身后的红色真气光焰,也黯淡了许多,说道:“既然前辈这么说,那这场比试就到这里吧。”

撕夜老鬼没有说什么,只是眼角那一抹微笑,带着若有若无的异样光芒,便缓慢的负手飘飞而去,后面暴怒的黑煞,也跟着飘走了。

阿尔帕西诺.天羽伸了个懒腰,终于算是结束了,接下来的比试,便是他和古冶大哥了。

“怎么样,准备好了吗?”阿尔帕西诺.天羽微笑的问道。

古冶点了头,道:“擂台上见。”说罢,身影犹如一抹残影一般,已经飘到了擂台之上。

阿尔帕西诺.天羽淡然一笑,身影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犹如清水般的影子,被微风抚过,渐渐出现了皱纹,涟漪圈圈,打碎了身影。

擂台之上。

古冶和阿尔帕西诺.天羽两个人,潇洒而立。

突然,古冶上前了一步,走到擂台边缘,直接大声喊道:“这场比试,我认输了。”

擂台之下的人,愣了下,随后有些人忍不住的开口骂道。

阿尔帕西诺.天羽愣了下,随后有些疑惑的问道:“古冶大哥,您这是?”

古冶淡然一笑,说道:“如今你的实力,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就算比下去,我也是输的。倒不如直接认输,剩下的时间,留给别人比试。”说罢,也不等阿尔帕西诺.天羽说什么,径直的跳下了擂台。

而古凌和惊风的比试,也同样如此。惊风的实力,本身就在古凌之下,并且还有不小的差距,所以认输,也在情理之中。只是这古冶和阿尔帕西诺.天羽做的貌似有些过分了吧。

当然,擂台之下的众人,也只是因为看不到一场精彩的比试而怒骂,但真正要发狂的人,莫过于石天了。自己刚刚比试,消耗掉了那么多的真气之力,还没有休息十分钟的,便又要上擂台比试了。

这次,阿尔帕西诺.天羽的对手是黑牛,古凌的对手,是石天。

黑牛,报名参加这场比试,本来就是看准这个缝隙,打算卖钱的。谁知道聚妖谷里面有这个规定,最后没有办法,才不得不硬着头皮进来的。

这次对手是阿尔帕西诺.天羽,自然不说,他直接放弃了。毕竟黑牛也曾经和阿尔帕西诺.天羽比试过,曾经的阿尔帕西诺.天羽,一招之力,便把他给打败。现在更是不再话下了。

这次,可把石天给郁闷的要半死,心里头更是怒火连连。阿尔帕西诺.天羽和黑牛两个人,就是上擂台上说几句话,黑牛退出,阿尔帕西诺.天羽直接竞选。

可是到了他这里,古凌并没有那么简单的退出了。站在擂台之上,全身爆发出恐怖的真气,看那个样子,完全是要和石天一拼到底的。

石天无奈,勉强聚集了体内的真气,此时他的身体之中,消耗的外来血液,已经将近了二分之一。若是再战斗下去,肯定会失去理智,成为疯子的乱攻击过去,并且自身的实力,也会渐渐的下降。

遇到这样的情况,石天只好暂时将所有的真气都集中起来,并且先出手攻击,做最后的背负沉舟一战。红色的真气,犹如地狱般的烈火,刹那间染红了半边天。

古凌没有丝毫的畏惧,望着他疯狂而来,而凝集了全身的真气,黑色的光滑,狰狞而舞,将另外的半边天,完全染成了黑色,奋力攻击过去。

其实,古凌完全可是靠着身法不断的闪避,消耗着石天体内的真气。只是他觉得那尤为胜之不武,毕竟石天刚才已经消耗太多的真气了。他也想试一试,自己全力一击,到底与石天会战成什么样子。

石天大吃一惊,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古凌会采取这样的战斗之法,眼中那嘲讽的光芒,也渐渐的化作了钦佩,猛地停了下来。于是同时,古凌也猛地停顿下来,眼中闪过一抹疑惑的光芒望着他。

“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你既然还会用出这样的战术。你当真不失为一个英雄啊。”石天脸上的光芒,甚是耀眼的说道。

古凌长发微动,淡然道:“我与你比试,本来就有些胜之不武。所以和你比试,就这这一招,一招定输赢。如何?”

石天笑了笑,说道:“很好,很好。我虽然体内真气消耗许多。但是这一招,我仍然可以凝聚全身的真气。如果我一招无法将你打败,那么这场比试,就算我输了。”

古凌皱了下眉头,但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石天到这个时候,还是如此的嚣张。而石天之所以嚣张,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将古凌放在眼中。虽然他也知道,古凌的实力在黑煞之上,但刚才黑煞与他比试的时候,完全是解开了血印,才能抵挡住他刚才全力的一掌,他并不相信,古凌在没有使用任何邪门歪道的修炼路上,也可以与自己硬博一掌。

但是这次,石天真的是错了。当他与古凌的真气一开始碰撞的时候,他就感觉到,古凌的真气,犹如汪洋大海一般,狂涌而来。真气气势之强,远远的在于黑煞之上。

但石天也并不是吃素的。大吼一声,红色的光芒更胜,随着他一掌的推出,犹如岩浆般的,从大山之上,缓慢的流过去。

古凌胸口立即感觉到一股犹如烈火般的燃烧,不由的吐了一口血。这石天真气果然是强横无比,再加上那天生克制妖气的真气,几乎让他昏厥过去。

最终,古凌还是猛地再次集中体内稍有的真气,猛的释放而出。刹那间,两道浑厚无比的真气,犹如爆炸一般,整个擂台,刹那间化作了粉碎。

真气之强,势力之大,爆发而出的真气光波,卷起了擂台无数之人,都犹如断线的风筝,倒飞而去,砸出十几丈之远。

而古凌本人,也犹如断线的风筝,在空中飘飞而去,可就要飘出擂台之位时,突然见他身影猛地一个扭转,险险的落在了擂台的边缘。

石天此时也不好受,不由的吐了一口鲜血,半跪在地上,全身犹如烈火般的燃烧,体内炽热的真气,完全失去了正常规则,四处乱射,许久他才勉强撑起身子来,强忍着的痛苦,说道:“好,好。你果然不一般。这一场,我败了。”

古凌愣了下,没有想到他当真会就这样承认自己已经败了。于是勉强站稳身躯,说道:“我们还没有比试完毕,你怎么能说自己败了呢。”

石天苦涩一笑,说道:“在比试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我现在体内外来的血液,已经不到二分之一了。若是在比试下去,恐怕就会失去理智,丧心病狂,真气也会渐渐的变弱。到时候,不是一样会败吗。”

古凌思索了几分,接着说道:“既然这样,那不如改天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来比试。”

石天眼中闪过一抹亮光,许久又黯淡了下去,说道:“我没有办法一招将你击败。若是你长时间与我消耗下去,我照样必败无疑。也没有什么好比试的了。”说着,也不理会众人,缓慢的走下了擂台之上。只是谁也没有看到,他的眼角,闪过一抹异样邪恶的光芒。

比试到这个时候,也只留了阿尔帕西诺.天羽和古凌两个人了。

两个人站在擂台之上,最后的妖王之位,又会属于谁呢?

看到这样的局面后,最为得意的莫过于清幽老人和孤狼。因为无论他们两个谁做了妖王之位,对他们的利益和地位都没有什么影响的。

但是对其他的人来说,却不一样。很多人,都是期待着他们两个可以好好比试一场。

“这场比试,再比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我认输了。”阿尔帕西诺.天羽缓缓的说道。

古凌没有说话,只是淡漠的微笑的。突然身影晃动,犹如闪电一般的,已经到了擂台之下。微笑的看着阿尔帕西诺.天羽。

阿尔帕西诺.天羽愣了下,有些焦急的说道:“古凌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古凌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说道:“没有什么意思。是我现在知道,以我的实力,根本打不过你。既然你的实力在我之上,这个妖王位置,自然是属于你的啊。”

众人虽然心里很是郁闷,但却不敢大声说出来。毕竟阿尔帕西诺.天羽乃是清幽老人的外孙,再加上他们也都知道,阿尔帕西诺.天羽和古凌情同手足,谁做了妖王之位,都是一样的。只是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阿尔帕西诺.天羽皱了下眉头,说道:“古凌大哥,你知道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名利,权势。我只是向往自由,无拘无束的生活。这妖王之位,还是你坐吧。”

“那可不行。说好的,是实力争取来的。我现在的实力不如你,等我实力强大了,二百年后,我们再来一次比试,如何。”古凌说罢就不再看阿尔帕西诺.天羽,而是独自走去。

而阿尔帕西诺.天羽站在擂台之上,却是左右为难。对于这个妖王的位置,他并不喜欢。再加上现在天下的局势,任何一个妖王,都没有办法可以使聚妖谷的千万妖人得到彻底的自由。

如果与天下正道人士开战,他却没有任何的把握能胜利。毕竟这个天下,还是人类的居多。更何况,如今他的心态,并不像挑起任何的战乱。

“哈哈。既然这个妖王之位,都没有人想做,那就让我这个小女子来坐吧。”

正在阿尔帕西诺.天羽郁闷不已的时候,突然空中飘过来一个曼妙的绿色身影。一落地之后,那飘逸的长裙,无风而舞动,苗条纤细的身材,随着她微微晃动,带着瞬间勾去男人魂魄的美丽。

阿尔帕西诺.天羽愣了下,随后皱着眉头,对着阿尔帕西诺.天羽说道:“这位姑娘,现在可是竞选妖王的时候,不是与你胡闹的。”

阿尔帕西诺.天羽脸上闪过一抹微笑,犹如樱花瓣瞬间纷飞,美丽至极,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谁与你胡闹了。我就是看准了这个妖王位置,才上来与你比试的。”

“什么,你要与我比试?”阿尔帕西诺.天羽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面对这个陌生的女子,他甚是觉得好奇。这个女子似乎认识他,可是他却一点也没有任何影响。

“怎么,难道聚妖谷之中有规定,女子就不能做妖王吗?”阿尔帕西诺.天羽似笑非笑的问道。双眸犹如流水一般,不断的流淌在阿尔帕西诺.天羽的身上。

阿尔帕西诺.天羽尴尬笑了笑,说道:“那倒是没有。只是这聚妖谷妖王比试,都是一一比试,需要事前报名参加的。你这般突然闯进来,恐怕众人有些不服。”

阿尔帕西诺.天羽虽然很不在意这个妖王之位,但是他也不可能随意交给一个陌生人的手里。今日他参加这个比试,就是因为不想将聚妖谷万年基业,交给一个已经入魔人的手中。

而茶楼之中的古凌众人,也不由的呆住了。不知道这个陌生奇怪的女子,到底要做什么。但随即一想,这个陌生女子,似乎与阿尔帕西诺.天羽曾经认识,并且刚才还和义母晓彤还一起喝茶了,于是不由的将目光转移到了晓彤的身上,却见她绝色倾城的脸颊之上,也是一片茫然。

“这个女子到底是谁,怎么一上来就是为了这聚妖谷的妖王之位呢?”孤狼皱着眉头,问道。

晓彤思索了几分,说道:“也许这个女娃曾经和阿尔帕西诺.天羽有些过节吧。今天上来,只不过是撒娇出气罢了。”

孤狼皱了下眉头,道:“可是观察阿尔帕西诺.天羽刚才的言语,似乎对这个女娃并不认识啊?”

“你那个风流花心的孩子,到处留情,估计忘记了,也是正常的事情。”晓彤嫣然一笑,说道。

“不可能啊。那个女子如此美丽,容貌犹如天仙一般。若是阿尔帕西诺.天羽真的与她有过交往,不可能会忘记啊。”孤狼依然一脸的疑惑,突然感觉到全身猛地一震冰冷,立即会意过来,看着清丽脸颊之上还有一丝薄怒的晓彤,尴尬笑了笑。

“我看是你不会忘记吧。”晓彤嗔怒道。

这个时候,清幽老人徐徐的走来,问道:“这个女娃到底是谁,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孤狼刚刚被晓彤给讽刺了一句,这个时候,也不敢多说话。只是老实的说道:“我们也不知道。今天我们来茶楼的时候,老板告诉我们,有人帮我们预定了位置。后来就看到那个女娃进来了。似乎她还认识阿尔帕西诺.天羽。”

“父亲,也许那个女娃曾经和阿尔帕西诺.天羽有些过节,现在上擂台之上,恐怕多半只是撒气而已。”晓彤也在旁边说道。

清幽老人却缓缓的摇了摇头,混浊的双眸,此时也发出耀眼的光芒,死死的盯着那擂台之上的柔软的女子,说道:“我看这个女娃不简单。”

晓彤很少见过父亲有这般严肃的神情,于是也担心的问道:“父亲,哪里有些不妥呢?”

清幽老人沉默几许,说道:“我观察了下那个女娃,见她全身犹如柔和之水一般,容貌更是绝色倾城,虽然淡妆而抹,但骨子里面却透露着,一股瞬间可以迷魂男人的妖媚。这非命是我们天狐一脉中的人。”

“什么?她是天狐一脉中的人,可为何我从来没有见过呢?”孤狼吃惊的说道。

晓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刚才没有听她说嘛,她从小一直流落在外地,是今天刚刚回到聚妖谷之内的。”

清幽老人思索了几分,接着说道:“还有,刚才她从窗口飘下去,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柔软的身躯,缓慢的发出一抹柔和如水的幽绿光芒。我仔细观察了下,这女娃修炼的真气,却是我们家传秘籍《破天》。而有这般实力的,要不就是已经修炼到了第九层,要不就是和阿尔帕西诺.天羽一样,走了异样的道路。”

“什么?”晓彤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绝色的容颜,随着她的神情,也瞬间多了几分异样的美丽。

“这怎么可能呢。”孤狼也一脸的疑惑。

擂台之上。

阿尔帕西诺.天羽依然轻装自然,嫣然一笑,芊芊一握的细腰,随着微风而来,摇摇轻摆,说道:“哪有怎么样的。前面的那些小兵蟹将,实在不值得我动手了。我看了下,值得我出手的,整个聚妖谷,也没有几个人。”

阿尔帕西诺.天羽眉头皱起,没有想到这个绝色女子如此狂妄,于是冷声说道:“你说,究竟是哪些人值得你动手呢。”

阿尔帕西诺.天羽美丽的双眸,似无意般的眺望远处的茶楼,露出雪白的牙齿,说道:“值得我动手的人嘛,就是聚妖谷中最厉害的清幽老人,撕夜老头,还有曾经的妖王孤狼。至于你吗,我怕我一出手,你就会败下来。”

阿尔帕西诺.天羽脸上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这三个人,都是当今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你就那么自信,可以打败他们吗?”

“喂。我只说他们三个值得我出手,但是我却没有说我能打败他们。我只说能打败你。你可别冤枉我啊。”阿尔帕西诺.天羽轻笑着说道,那语气神态之中,哪有一丝的害怕啊。

阿尔帕西诺.天羽美丽的双眸,似无意般的眺望远处的茶楼,露出雪白的牙齿,说道:“值得我动手的人嘛,就是聚妖谷中最厉害的清幽老人,撕夜老头,还有曾经的妖王孤狼。至于你吗,我怕我一出手,你就会败下来。”

阿尔帕西诺.天羽脸上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这三个人,都是当今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你就那么自信,可以打败他们吗?”

“喂。我只说他们三个值得我出手,但是我却没有说我能打败他们。我只说能打败你。你可别冤枉我啊。”阿尔帕西诺.天羽轻笑着说道,那语气神态之中,哪有一丝的害怕啊。

阿尔帕西诺.天羽明白似的点了下头,说道:“那你的意思是说,也就是可以打败我了吗?”

阿尔帕西诺.天羽却一脸认真的样子,说道:“和你交手,还有一些意思。至于刚才那个叫石什么天的玩意。不好好的修行,偏偏的走什么邪门歪路啊,我要是与他交手,怕一不小心伤到了他。至于你那个好哥们古凌,我刚才看了一眼,实力不怎么样。他说你的实力比他强,我就过来瞧瞧,看你到底怎么样。”

而远处的石天听后,差点被气死,肺腑之中,猛地生来一股怒焰,恨不得将自己给焚烧掉,冷声说道:“哪里来的黄毛丫头,既然敢这么说本少爷,是不是不想要命了。”

阿尔帕西诺.天羽却没有一丝的害怕,反而转过头,绝色的脸颊之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嘴角弧线弯了起来,说道:“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你若是不相信,那你就过来和我比试下。不过事先说好了,你要是被我一掌给打败了,千万别再缠着我比试,到时候我怕你体内外来血液不过,发狂起来和我拼命,我再把你给打死了,就不好看了。”

“住口!”石天被气的差点浑身发抖。

他本身就没有天成修炼的天赋,所有的荣誉都是靠着他一步一个脚印,硬生生的走出来。更何况他现在的实力,可以自问已经是聚妖谷中青年一辈中的第一人了,就算整个聚妖谷,他也是能排上名字的。

和古凌的比试,若不是他先前消耗了太多的真气,他也不会就那样轻易认输的,却没有想到,被这个黄毛小丫头给羞辱了一顿。此时,又怎么能让他心中没有怒火呢。

“如果我一招无法将你给打败,那么我以后就拜你为师了。”石天飘到了擂台之上,眼中闪着一抹红色仇恨光芒,愤怒的说道。

擂台之下,所有的人,都看出来这次石天这次是彻底的愤怒了,甚至有些理智崩溃的样子。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出来说话,因为那个绝色的女子,嫣然一笑,瞬间几乎迷失去他们的魂魄。

茶楼之上。

“这个黄毛小丫头是从哪里出来的?”撕夜老鬼问道。

清幽老人摸着胡须,脸上浮现了一抹迷茫,道:“我也不知道。”

“真是一个狂妄自大的丫头。”撕夜老鬼不屑的说道。尤其是刚才听到,这里值得她出手,唯有清幽老人,撕夜老头,妖王孤狼三个人后,就已经将她恨之入骨了。

清幽老人微微一笑,说道:“那到未必。也许她说的只是实话吧。”

擂台之上,阿尔帕西诺.天羽听后,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说道:“好啊。你可要说话算话啊,要是你说话不算话,我就打你的屁股了。”话语之中,依然带着一抹调皮。

这般不雅的话,石天几乎差点气爆,也不再多言,他此时体内的真气虽然依然充足,但是他却清楚的很,恐怕这次再次集中全力打出去,自己一定会失去理智而疯狂的。

但为了男人的面子,自尊,他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全身红色的光焰,犹如地狱而来的烈火一般,炽烈缓慢的燃烧,不断的犹如火山要爆发一般。而这个时候,阿尔帕西诺.天羽微笑而立,全身猛地散发出来一道道幽绿光芒,刹那间已经射到了石天的面前,但却没有直接攻击。

一道道幽绿光芒,只是在石天的面前不断的环绕着,犹如一条条小溪在他身边流淌而过,渐渐的汇集到了一起,化作了一个透明柔软的绿色水泡,将石天整个人都笼罩起来。

石天大惊,本来全身要暴力的炽烈真气,突然被这一抹神奇柔和的力量所束缚着,任他的真气多么的强横,炽热,都无法冲破那薄薄犹如水泡的真气。

阿尔帕西诺.天羽的脸颊之上,浮现了一抹轻笑,犹如小女孩一般,一蹦一跳的走到了他跟前,说道:”喂,你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石天更是郁闷不已,自己还没有攻击,真气还没有全部的释放出来,却已经被面前这个小丫头给制住了,于是怒声而道:”有本事你放开我,我们比试过再说啊。”

阿尔帕西诺.天羽淡漠一笑,在他额头前的水泡上敲了两下,说道:“我这是为了你好。你现在体内的外来血液已经不多,能勉强的爆发出全身的真气,但一旦爆发出来后,你就会失去理智,成为一个疯子。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才先出手。当然你要是不服,你可以再次爆发你全身的真气啊,我顶多不增加真气罢了。”

石天愤怒的头脑,渐渐的恢复了一些冷静,这个小丫头说的不无道理,再加上他的确发现,以自己目前的实力,还真的无法打破她的真气束缚,于是不甘心的说道:“好,我认输了。”

“嗯。认输了就好。”阿尔帕西诺.天羽像个大人一样似的,点了下头,说道,

可是石天等了几许,发现阿尔帕西诺.天羽并没有打算将他放开,于是怒声说道:“黄毛丫头,你还不赶紧将我放开啊。”

阿尔帕西诺.天羽嘴角浮现一抹坏笑,调皮的说道:“放开你是当然的,可是你还没有磕头认我当师傅的。你得先认我当师傅,我才放开你。”

“臭丫头,哪里来那么多废话,赶紧把我放开。”石天气恼的大声咆哮道。

“哼。乖徒儿,我知道你现在不服,不过我给你时间考虑,你现在这里好好反省下,我去把那个妖王之位抢过来,再说陪你聊。”

阿尔帕西诺.天羽说罢,便不再看他,而是一脸得意的走到了木凳口呆的阿尔帕西诺.天羽面前。此时的阿尔帕西诺.天羽,可真是被这个神秘的女孩更震住,石天的实力强横之极,即便是他自己,要打败石天,恐怕还花上一段的时间,可绝对不会像那个神秘女孩那般,只是简简单的一下,就把石天给擒住了。

“喂,你发什么愣的。你到底是直接将妖王之位让给我,还是等我将你给打败了,然后名正言顺的拿走这个妖王的称号呢?”阿尔帕西诺.天羽雪白的脸颊之上,闪过一抹俏皮。

阿尔帕西诺.天羽这才反应过来,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这妖王之位,本身就不是让来让去……”说道这里,他有些说不下去了,先前他们比试,貌似也不是什么可以光明正大的事情。

阿尔帕西诺.天羽却毫不在乎的说道:“那既然这样,我们就比试一下吧。老规矩,你一招打不败我,就认我当师傅。”

阿尔帕西诺.天羽愣了下,随后一脸无辜的说道:“我可没有说一招击败不了你,就拜你为师的。”毕竟刚才看到,这个神秘的女孩,仅仅就用了半招将石天给束缚而住,他心中也有些忌惮面前这个神秘女孩。

阿尔帕西诺.天羽青葱玉手敲了下脑袋,多了几缕风情的说道:“看来你还不是那么的猖狂自大,那好吧,那我给你三招,如果你打不败我,将当我徒弟吧。”

阿尔帕西诺.天羽一脸的黑线,貌似这个小女孩很喜欢让别人当他的徒弟,于是有些郁闷的说道:“我和你只是比试切磋,根本就没有什么赌注。你若是赢了我,这个妖王之位自然是你的,你若是输了,这个妖王之位你便得不到。”

阿尔帕西诺.天羽撅着嘴想了想,歪着脑袋,甚是可爱,说道:“嗯。貌似你说的有些道理。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妖王之位而来的,并不是为了收几个笨蛋徒弟的。好,那我们比试吧。”

阿尔帕西诺.天羽差点直接晕倒。这个神秘女孩,究竟是什么来路啊,刚一开始说她认识自己,现在就来这里抢妖王位置,虽然出口狂妄,但似乎又有那样的实力。

“喂,出招啊。怎么这么慢吧。”而这个时候,阿尔帕西诺.天羽似乎有些等得不耐烦,眼睛没好意的撇了他一眼说道。

阿尔帕西诺.天羽愣了下,随后也不再想什么。全身猛地爆发出一抹诡异幽绿的光芒,虽然看上去犹如地狱厉鬼一般,但不知为何,给人一种犹如柔水一般,轻轻环绕着。

不远处的阿尔帕西诺.天羽看后,却点了下头,像是一个老前辈指导后人一般的说道:“嗯,不错,不错,年纪轻轻有这样的修为,还勉强算是个人才。只是这真气不够霸道,若是说柔和吧,也勉强算,但却无法真正的做到以柔克刚。还需要在努力啊。”

阿尔帕西诺.天羽翻了个白眼,差点晕了过去。但身影这个时候已经闪动了,犹如残影一般,在地上同时留下来是个犹如真人一般的身影,每个身影四周都漂浮着幽绿光芒,神情不已,犹如一个真人一般似的。

阿尔帕西诺.天羽皱了下眉头,却依然原地未动,只是双手轻轻翻转,刹那间从袖子中射出了十几道幽绿的光芒,犹如清水一般,直接朝着那十几个身影射去。

“啊!”

突然,空中听到阿尔帕西诺.天羽一阵痛苦的呻吟,刹那间十几个身影脸上闪过一抹痛苦,随后犹如水波倒影一般,被微风吹过,无法看清了。仅仅片刻,十几个身影消失,而阿尔帕西诺.天羽的面前,出现了阿尔帕西诺.天羽的身影,停驻而下,他脖子之前,便是阿尔帕西诺.天羽犹如青葱般的玉手,化作剑指的指着他。

“怎么样,有什么不服吗?”阿尔帕西诺.天羽一脸天使般的微笑,看着他。

阿尔帕西诺.天羽挑了下眉头,说道:“你只是在速度至上比我快许多,但并不能说你的实力就比我强。”

阿尔帕西诺.天羽豪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不是我不跟你比,是因为我刚刚发现,你的实力太弱了。你还没有资格和我比试。”

阿尔帕西诺.天羽面子甚是挂不住,但这神秘女孩说的不无道理,自己最擅长的就是身法,可是却根本逃不过人家的眼睛,只是那么轻轻一挥,便已经将自己给击败。可是这个神秘女孩说话却实在太过于嚣张了吧。

阿尔帕西诺.天羽似乎发现了他的心里所想,于是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不服气,但是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着。”只见她说,衣袖突然猛地挥了下衣袖,刹那间,一股可怕的真气,猛地射出来,那光芒犹如清水般的柔和,但却是无坚不摧一般,直接朝着茶楼之上的孤狼和晓彤面前撞了上去。

孤狼大惊,他刚开始就是对着这个神秘女孩有着莫名其妙的感应,却没有想到,她突然会对自己出手,看着那恐怖幽绿般的真气,孤狼不敢大意,双手翻转,猛地一推,同样是一波幽绿光芒,但却犹如开天辟地一般,霸道无比,直接朝着那柔水般的光芒撞了上去。

两股巨大的真气之波撞到了一起,并没有出现毁天灭地的现象。但四周的人,都却被这两股犹如汪洋大海般的真气波动所击中,不由的直接倒飞出去。

许久之后,两股真气才缓慢的消失了。

而妖王孤狼脸颊之上,也已经渐渐的出现了一抹汗珠,虽然这个神秘女孩是趁着自己不备,突然进攻而已,但自己也使用了八成的功力,才仓促的抵挡而住。而那个擂台之上的神秘女孩,却似乎一点事情也没有,依然微笑的看着自己,那眼神之中,似乎还有一些理不断的柔情。

阿尔帕西诺.天羽看到这一现象之后,不由的被震住,许久,才笑着说道:“失敬失敬。在下认输了。”

阿尔帕西诺.天羽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转过头,微笑的看着他,绝色的脸颊之上,也闪过一抹柔情,却莫名其妙的说道:“这么多年来,谢谢你帮忙照顾我的父亲。”

阿尔帕西诺.天羽愣了下,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问道:“姑娘,你这话如何说起?”

阿尔帕西诺.天羽却不再看他,而是望着那茶楼之上的孤狼夫妇,美丽清澈的双眸,露出了泪水,哽咽的说道:“父亲,母亲,你们不记得我了吗?我才是你们的孩子,阿尔帕西诺.天羽啊。”

这一句话,虽然声音并不大,但似乎在场所有的人都听清楚了,刹那间无比的安静,就连茶楼之上的孤狼夫妇,也犹如被九天霹雳劈中一般,不敢相信的说道:“你,你说什么?”

阿尔帕西诺.天羽身影飘飘,犹如柳絮一般的,直接飘到了孤狼的身边,说道:“父亲。您真的不记得了吗,小时候我调皮,贪玩,总是喜欢玩父亲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

“母亲,您忘记了吗,我从小就喜欢懒在您的怀里睡觉,母亲的怀抱,很温暖,很温暖的。”阿尔帕西诺.天羽有些说不下去,绝色清丽的脸颊之上,滑落滴滴泪水。

这些事情,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也就是在小九尾天狐出事之前。然而,却是阿尔帕西诺.天羽没有的记忆之中的事情了。

孤狼和晓彤身躯同时震动了下,下个瞬间,两个人紧紧的抱住了她,晓彤哽咽着说道:“阿尔帕西诺.天羽,你真的是我的好孩子。”

清幽老人脸上闪过一抹诧异的光芒,走了过来,问道:“晓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晓彤此时绝色的脸颊之上,尽都是泪水,那如雪一般的肌肤,在晶莹的泪水流过之下,更是美丽的动人,抚摸着阿尔帕西诺.天羽的脸颊,说道:“父亲,这才是我们的孩子,阿尔帕西诺.天羽呀。”

清幽老人脸上闪过一抹疑惑的光芒,阿尔帕西诺.天羽似乎看到了他的内心一般,哭着说道:“外公,你还记得吗,我小的时候,你是最疼我的。无论是我偷了谁的内衣,你都会帮我的。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就是偷偷溜进了语嫣姐姐的家里,把她的内衣偷出来要拍卖,可是被他们家人发现了,当时我还是九尾狐,实力不够,是你偷偷的将我给带出去的。还将语嫣姐姐的内衣,放到大树上……”

“听!”清幽老人突然打住,这种事情,实在不易说出来,老脸一红,但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语嫣嗔怒的眼睛,只是痴痴的望着阿尔帕西诺.天羽,说道:“你,你真的是我的好外孙女?”

“外公。真的是我啊。还有很多的事情,都是你帮我犯错的。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被人发现是我干的了。你忘记了,那次,紫嫣姐姐洗澡的时候,我……”

老人哈哈大笑起来,真是太开心了,一家人有重新团圆了,紧紧的把阿尔帕西诺.天羽抱在怀里,激动的说:“好好好,回来了就好。”

阿尔帕西诺.天羽看着老人沧桑的脸,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笑容,回家就好!

(全书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